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我的貼身校花 > 5209城主府
    .Shumilou.Co  M.Shumilou.Co

    唐宇已經是恨不得立刻殺了這個高層的兒子,想著這家伙是不是覺得他知道這么多,關于天怒幫的秘密,我就不會殺了他呢?該死的,等他告訴我天怒幫的高層,都去了哪里,我一定要將他滅了。

    在唐宇咬牙切齒的怒罵下,這高層兒子總算醒悟到自己現在的身份,忙是一邊道歉,一邊呆著唐宇,飛快的向著家跑去,生怕跑的慢了,就被唐宇殺了。

    這家伙的家,距離酒樓確實不遠,但也近不到哪去,至少唐宇在酒樓瘋狂的攻擊,并沒有影響到這邊的建筑。

    再者也是因為這家伙的家非常的大,從走到他家最靠近酒樓的位置,繼續往他家大門口走,竟然有走了足足兩千米才到。

    “少爺。”門口的護衛,看到自家少爺帶著一個年輕人過來,還有些奇怪,但是在高層兒子擺擺手,示意他們離開后,他們只能將心中的疑惑,深藏起來。

    “大人,我父親的書房、密室就在那里。”高層弟子指著遠處一棟尖頂樓房說道。

    “挺大的。”唐宇說道。

    “那是當然,我家……”高層弟子又是喋喋不休起來。

    “聒噪。”唐宇一巴掌趴在這貨的腦袋上,讓他煩躁的聲音頓時消失。

    當然,唐宇也是沒敢太過用力,生怕用力過頭,把這貨拍死了。雖然說,現在已經知道,放置天怒幫高層前往位置線索的地方,但唐宇不知道這小子是不是還知道一些東西,自然不想讓這唯一的線索斷掉。畢竟,現在天怒城的高手,只剩下這個勉強實力還行的家伙。

    “大人,就是這里。”被唐宇打了一巴掌,高層兒子果然不敢再輕舉妄動,一句廢話都沒有再說,老老實實的把唐宇帶進了他老爹的書房。

    本來,他老爹的書房,還有一名護衛,但這護衛的實力,還沒有高層兒子厲害,當時,他看到這護衛出現,二話不說,便是甩出了一道能量,將他殺死。

    那護衛到死都沒有想到,自己最后竟然會死在自己少爺的手中。

    “這小子必須要死啊!”唐宇瞇著眼睛想著,高層兒子的這個反應,反而感覺到一絲不安,覺得只要給這小子一點機會,他怕是都會奮起反抗,心中再次給他下達了死亡詔令。

    高層兒子本來只是想要表現一下,免得被唐宇覺得不耐煩了,將他殺死,所以才會動手,將他老爹書房的這名護衛殺死,可他萬萬想不到,因為他的這次出手,反而讓唐宇對他更加的警惕。

    “東西呢?”唐宇站在門口,并沒有立刻進入到書房,他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機關,因為心中對高層兒子的警惕,讓他不想就這樣把自己暴漏在一個不熟悉的房間中。

    “就放在書桌上。”高層弟子則是沒有想到唐宇的心思,忙是沖進了房間,忙不迭的把一張放在書桌上的信封拿了過來,遞到唐宇的手中。

    唐宇看到這貨也是用手直接拿的,于是便沒有懷疑什么,接過信封,看到。

    信封的上面寫著“飛兒親啟“四個大字,唐宇也是知道,原來眼前這個高層的兒子,叫做飛兒。

    “你就是飛兒?”唐宇一邊打開信封看著,一邊問道。

    “是的,大人。”飛兒恭敬的說道,一句廢話都不敢有。

    “以后,我就叫你飛子了。”唐宇下意識的便是說道。

    “是,大人。”飛子顯得無比的高興,因為在他看來,既然唐宇說了,以后就叫他飛子了,那顯然是沒有了殺他的心,這讓他徹底的松了口氣,覺得自己像只狗一樣前前后后跑來跑去,總算是有了功效,不由的舒了口氣。

    可是他哪里知道,唐宇到底會不會殺他,還不是一個念頭的事情,就算喊了他一句飛子,那又能說明什么呢?

    天真的孩子!

    看著信,唐宇的臉色并沒有任何的好轉。

    整封信,大概五百多字,其中有四百字,都是在教訓這個飛子,叮囑他要聽話之類的,并且告訴他,如果有什么事,就去城主府,那里自然會有人幫他解決問題。

    只有一百多字,才是隱約告知,他們天怒幫最近的一切信息,包括他們這些所有高層,所有天怒幫的高手,只留下一個小隊守在天怒城,其他的都是傾巢出動,到底是為了什么。

    只是信息,透露的相當隱秘,唐宇根本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臉色自然是好不起來。

    “帶我去城主府。”唐宇說道。

    看到唐宇的臉色仿佛更加的陰冷,飛子打了個冷顫,心中也是好奇信中到底寫了什么,那感覺就好似貓爪一般,讓他心癢難耐,不由更加后悔,之前沒有看一下。

    但是讓他從唐宇手中,要過信來看,他現在是不敢了,因為他現在一點底牌都沒有,不知道稍微惹怒了唐宇,唐宇會不會立刻殺了他。雖然他感覺,唐宇能夠稱呼他為飛子,說明不想殺他了,可那是建立在,唐宇能夠在他家找到線索,現在,唐宇是明顯沒有找到的。

    “是!”飛子只好忍住心中的好奇,轉身便是帶著唐宇去了城主府。

    飛子之前已經說過,城主府就在他家旁邊,不過唐宇也是知道,飛子家很大,所以這次不再走正道,直接飛到半空,通過飛子的指點,瞬間便是飛到了城主府的上空。

    “就是這里?”唐宇看著地下的城主府。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天怒幫最近的傾巢出動,此時整個城主府靜悄悄的,唐宇竟然在這比飛子家還要龐大的莊園中,看不到一個活動的人影,即便是能夠感覺到人,也是安靜的守護在一個地方,這顯然是天怒幫留下的一些護衛了。

    這些護衛,也和飛子家的那些護衛一般,實力并不怎么強,但是比起天怒城的普通百姓,這些人無疑是強悍太多,不過面對唐宇,唐宇足以一招,將他們全都滅掉。

    “沒用的東西。”唐宇嘟囔了一句,之所以這么說,唐宇還是因為剛才在酒樓的瘋狂攻擊,那邊都毀成那樣,唐宇相信,這里的人肯定能夠感覺到,可是他們竟然依然留在城主府,不是沒用的東西,是什么呢?

    要是他是城主,這樣的人早就滅了。畢竟,雖然這些護衛的職責是守護城主府,可城主府是什么,是掌管整個城市的城主居住的地方,如果連城市都沒有了,那還要城主,還要城主府干什么?

    飛子不知道唐宇再說什么,忙是向著地面落了下去,等到唐宇也是落了下來以后,便是問道:“大……大人,不知道我們到這里來干什么?”

    “你父親讓你來的。”唐宇說道。

    “我父親?”飛子一愣,眼巴巴的看向唐宇手中的信,他現在更想知道,他的父親,到底寫了什么。

    “站住,不許動,你們是什么人?”飛子降落的位置,就在城主府一名暗衛隱藏地點的不遠處,這暗衛或許沒有發現飛子,但唐宇降落的時候,可是故意造出響聲,吸引注意,他已經打好算盤,要是飛子不知道城主府的事情,總得再抓一個狗腿子帶路不是。

    給讀者的話:

    三更!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