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大清隱龍 > 3820 開顱救命
“好大的膽子,闖了這么大的禍,他不來見朕……去南三所干什么?等等……”載淳一下子愣住了。
南三所是御醫常駐的地方啊,皇宮的藥庫也在哪里,怎么這滿順一進宮就去南三所了?
大四喜哭喪著臉說道“陛下,滿順讓澄貝勒他們刑訊逼供,已經打的昏迷不醒了!全身……嗚嗚嗚……全身都沒有一塊好地方了!”
嘶……載淳倒吸一口冷氣“帶……帶朕去看看……快!”
同治帝的御輦被三十二名太監抬著急匆匆的從養心殿向南三所跑去,這一路正好通過軍機處前的廣場,也就是乾清宮的正門口。
這里是外朝的地方,尤其是軍機處往來的官員非常多,一看皇帝出來了都趕緊跪在地上磕頭,正在值班的李拓也趕緊磕頭行禮。
但是他的頭卻沒有埋在地面上,而是偷偷的打量往南三所里跑的御輦。
“萬歲爺啊!您現在知道您面對的是何等兇殘的敵人了吧!自從大清國開國到現在,權利之爭是何等殘酷啊!”
“別說殺一個太監了,就連皇上都遇上過無數次的暗殺,您要小心哦……”
看著萬歲爺走出了景運門,李拓爬了起來拍了拍土然后說道“跟今天值班的大臣說一聲,就說我身子不爽,想請假提前下值!”
小蘇拉太監說道“嗨……李大人還請什么假啊!就今天這么亂的,都沒人有心思辦差了,您距離下值也快了,直接走就行,有事兒我給您圓一把……”
“哈哈,也是,看樣子今天是沒人辦差了,那我就早退一次?”
“得了,李大人您先請,我回頭給您的桌子擦干凈了!”
李拓賞了小太監一個銀元,那小蘇拉才十五歲,捧著銀元笑的后槽牙都露出來了,趕緊打千謝恩!
李拓走了,臨走之時還冷眼向南三所方向瞧了瞧!
南三所此刻已經炸了鍋了,當滿順被抬回來之后,幾名早就準備好的御醫就慌了神,一看這病情頓時棘手了起來。
一群人圍著滿順查體的查體,號脈的號脈,準備敷藥的開始研磨藥材,幾名老坐堂的大夫都是有經驗的,一看這刑訊手段就是前明傳下來的狠辣招數。
不敢怠慢趕緊醫治,可是越檢查他們的臉色也就越難看,直到最后等到了皇帝和二毛他們匯合沖了進來。
“皇上駕到……”還沒說完,就聽大門口呼啦啦一片下跪的聲音,載淳帶著一群人就沖了過來。
幾名太醫還有下面的醫正一看見皇帝嚇的趕緊放下手里的活要磕頭,載淳一伸手“都站著別動,救人要緊!”
走到滿順面前,載淳突然心中涌出一股寒氣,全身的汗毛都炸了起來,眼前的這個活死人震撼了他的心!
滿順的上衣已經被脫掉了,橫七豎八都是鞭子的傷疤,兩條胳膊展開軟軟的從床榻的兩邊垂下。
肋骨上密密麻麻的魚眼傷疤觸目驚心“這……這得多疼啊!”
旁邊的老太醫嘆息的說道“是啊……這兩肋的肉,都是軟肉細嫩的肉,本來就是要害,哪里禁得住這樣的折磨……”
“但這還不是最要命的傷……陛下您來看,滿順公公最嚴重的傷其實在后腦!”
兩名醫正小心的抬起滿順的腦袋,稍微側歪一下,一個鴨蛋大小的包就出現在眾人眼前!
“陛下,滿順公公后腦遭到重創,這就是人為的制造了一個中風……恐怕滿順公公以后是很難清醒過來了……”
跟了自己五年多的親信太監,剛回到京師就落了這么一個下場,載淳氣的手都哆嗦了!
“好……好好好……呵呵呵……真好啊……真是一群大大的忠臣!”
“居然沒有給朕弄成死的,還給留了一口氣?”
“這就是他們口口聲聲說的忠君嗎?這就是朕的臣子?”
在場所有人都義憤填膺,打了滿順那就是打了皇權尊嚴,這就是向全天下挑釁皇上的尊嚴!
“陛下!不能這么被動挨打啊!得報仇……”
“朕知道,朕比你們還想報仇!但是朕現在明白了,朕明白那些人在想什么了!他們的圖謀很大,而且勢力也很強!”
“不過……朕的圖謀更大,朕也不是孤家寡人一個!這場仗,朕斗到底了!血還血……”
聽著皇帝殺人的口吻在場的人都不寒而栗,過了片刻小四喜突然低聲說道“滿順被打成這樣了……會不會暴露了陛下的秘密啊?”
“不可能!”二毛瞪了他一眼低吼道“能夠逼得那些人用如此殘忍的前明東廠刑訊絕招,這就只能說明滿順沒有開口!”
“他們不敢殺滿順,但是又不想白白放過,所以才打暈了他……萬歲!那些人覺得滿順沒救了,會永遠昏迷過去!”
“不過,我覺得滿順還有救!”
“不可能!”幾名太醫都異口同聲的說道“這種手法我們曾經見過,古書里也有記載,巨力擊打后腦,會讓腦子里充血的!”
“大腦被血給淹沒了,就會讓人失去神志,這是絕癥沒法治療的!”
二毛搖了搖頭“不對,一定能治!既然腦子里有淤血了,抽出來不就行了……”
“開什么玩笑,總管大人不要胡說……又沒有華佗在世,誰能開顱放血呢?就算華佗在世,開顱神技也不一定每次都成功!”
“總管大人是聽說書的聽多了吧?那三國演義未必是真啊……”
二毛堅定的反駁道“不!華佗此刻也不行,滿順必須立刻送到東交民巷去找洋人大夫!”
“英國醫生巴克還在京師,他沒有走,去問問他有沒有辦法……他要是沒有辦法就向琉球緊急求援!”
“黃邪醫哪里一定有辦法!”
“對!”載淳一拍手“說的沒錯,黃邪醫據說每年都要解刨一百多具尸體,他精通外科手術,他一定有開顱的辦法!”
幾名太醫一下子級嚇傻了“什么?一年要解刨一百多具尸體?我的老天啊,這還是人嗎?他哪里找來的那么多死人啊!”
載淳伸手指著幾名太醫“不要廢話,你們要做的就是用藥維持住滿順的病情,護送他趕緊離開……二毛你給師傅發電,向琉球醫學院緊急求援!”
“北方工業特區那邊一定有西醫的,朕知道!”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