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天行 > 第一千四百六十九章 末世戰歌點名
整個生命之樹地圖已經亂成一鍋粥了,大量印服玩家涌入,他們沒有經歷過之前的戰斗,所以人員充足,反觀其余勢力的兵力都已經相當的捉襟見肘了,特別是國服、歐服、俄服等,加在一起恐怕也就最多幾十萬兵力的樣子,這些兵力放在偌大的一張生命之樹地圖上,根本就不算是什么了。
于是,印服鐵騎一路踐踏而過,他們一邊分散出大部分兵力去殺怪,一邊又集中精銳開始進攻最初進入生命之樹地圖的玩家,氣勢洶洶!
……
“上,全部壓上去!”
人群涌動之下,印服最前排的出現了一個熟悉的玩家,正是印服首席公會獨角獸神殿的盟主末世戰歌,此時的他已經幾乎近半身的神器,手握一柄流光轉動的神器級闊劍,胯下雄駿的黑色戰馬,臉上帶著冰冷之色,劍刃向前一指,低喝道:“接手整張地圖,現在該輪到我們印服的勇士們完成使命了!”
一時間,以獨角獸神殿公會為首的印服精銳齊刷刷的停住了,整備陣列,步步為營的向前壓制,而前方就是歐服的陣地。
“末世戰歌,你什么意思!?”
德服陣地前方,公爵手握劍刃,臉色十分難看,道:“你要完成版本任務的心情我們理解,但你沒有必要濫殺無辜吧?我們這些玩家跟你有什么仇?”
“不不不。”
末世戰歌微微一笑,說:“我們印服一直被拒止在活動地圖之外,公爵,你知道這種被整個世界拋棄的感覺嗎?從頭到尾,你們有誰為我們印服說過半句話嗎?現在,我們的人都來了,輪到你們讓地方了,讓我們印度多幾個人沖上榜單前一百,不應該嗎?”
“你……”
公爵一旁的副盟主騎士咬牙切齒,臉上透著怒意:“末世戰歌,你太狂了,難道你以為就靠一個印服就能與全世界為敵嗎?”
“沒錯。”
公爵一樣冷冷道:“你真要進攻的話,就等于與歐服、中國戰區、俄服全部宣戰了,你真要這樣決定嗎?何況,我們德服的戰滅公會還有兩萬精銳在,你以為你能得逞嗎?”
“我很想試試。”
末世戰歌一揚眉,目光中透著狂傲,道:“公爵,之前跟你說話這么客氣也是看在你是天縱老一代高手的份上,現在你既然這么說,那我也不妨打開天窗說亮話了,你們德服一共才幾個人,幾百萬玩家就已經頂天了,你也不過是幾百萬中的王者,但我們印服是什么地方,我們擁有近億注冊玩家!我們印服每一個脫穎而出的人都是經過真金火煉的,你公爵在德服或許能呼風喚雨,但如果把你放在我們印服,你什么都不是,你甚至連前十都進不來,所以,收起你的傲氣,心平氣和的跟我說話,嘿……好嗎?”
公爵震驚了,震驚于末世戰歌的狂傲,震驚于末世戰歌的有理有據,目光淡然,皺眉道:“我從來都是心平氣和的與你對話,現在,我再問你一句,是不是真的要開戰?”
“沒錯。”
末世戰歌不遠處,一名提著法杖的法師高手走了出來,身穿一襲神器靈袍,目光中帶著冷笑,正是戈達瓦里公會盟主紙飛機,輕笑道:“公爵,你們現在還剩下幾個人?不讓開這條路的話就別怪我們不客氣了,接下來,是我們印服的征服之路啊,誰敢抵擋,一律碾成齏粉!”
“MD,太狂了!”
一群德服男模天團級別的鐵騎玩家紛紛拔出利劍,齊齊的看向了公爵,低吼道:“盟主,了不起戰敗,我們斬滅公會絕不忍受這樣的羞辱!”
“嗯!”
公爵一咬牙:“準備,陣地防御,迎接對手進攻!”
“是!”
一群人紛紛沉身,盾牌林立、刀劍齊鳴,德服雖然只剩下數萬玩家,但卻顯得十分的士氣高昂,只是,印服現在的實力實在太強了,十大公會幾乎到齊,就在我們眼前鋪開,一整片的人海,初步判斷十大公會來的總兵力就已經超過四百萬了,遠方還有人山人海的一片,為了這場深淵再臨版本任務的收尾工作,印服可謂是煞費苦心了。
……
“鏗!”
末世戰歌再次拔出利劍,直接指向了英服的陣地方向,對著風之翼冷冷道:“你們!怎么說,要跟我們開戰嗎?英服的皇家方舟公會,你們要開戰嗎?!”
風之翼手握戰弓,目光冰冷:“你想進攻的話,那就只能開戰了!”
“很好!”
末世戰歌再次將劍刃一指東方,道:“中國戰區!你們怎么說,今夕何夕、在水一方,你們也要跟我們印服戰斗嗎?”
“嗯啊。”我點點頭。
何藝則微微笑道:“戰吧,看在你們咄咄逼人的份上不打這一架都覺得對不起自己了,是不是啊,古劍魂夢?”
一時間,鬼谷子、亂月等人紛紛利刃出鞘,哈哈笑道:“是,打就打,誰怕誰?!”
國服,其余公會雖然沒有被點名,但林途、緋月、煙光殘照、紫衣侯等人卻也都已經摩拳擦掌了,這一次印服后發制人來得太過于氣勢洶洶了,以至于沒有誰不是憋著一股子氣,游戲里爭的就是一時的長短與快意,可以輸,可以技不如人,但絕不接受欺凌與折辱,顯然,印服的人打錯算盤了,把自己放在了與世界為敵的位置了。
“你們呢!?”
末世戰歌猛然將劍刃一指西方,低吼道:“俄服,凡人之血、雪愿,你們都在,說吧,你們想要跟我們印服開戰嗎?”
凡人之血皺了皺眉,輕輕一撥韁繩,策動戰馬就朝著西邊去了。
“凡人之血,你什么意思?”雪愿急忙問道。
“沒什么意思。”
凡人之血咬咬牙,道:“我們去西邊殺深淵騎士,主戰場讓給他們好了,咱們俄服來這里是為了求財,可不是為了爭一時的義氣,雪愿,你是一個理智的人,難道你覺得不是嗎?”
“我……”
雪愿咬著銀牙,沒有說什么,隨即一擺劍刃,道:“雪原公會剩下的人,跟我走吧,咱們也去刷怪,這里的戰斗已經沒有什么任何意義了。”
“是,盟主!”
一群不想卷入戰斗的俄服玩家正中下懷,潮水般退去。
“你們呢?!”
末世戰歌劍刃一偏,指向了不遠處所剩無幾的日韓服務器的玩家,冷笑道:“寧、釜山落日,你們的主城都已經被中國戰區鯨吞了,你們現在是附庸臣服的狀態,不過是一群失去榮耀的讓你,如果你們現在就走,那我就當沒有看見你們,走吧!”
“什么意思?!”
寧目光冷冽,道:“凡人之血,我們日服只不過是一時的失敗罷了,附庸臣服狀態又怎樣,你拿這個折辱我們,是什么意思?”
釜山落日一樣點頭:“凡人之血,你說話別太過分了,什么叫一群失去榮耀的人?榮耀,一直在我們心里,紅葉大陸終有一天會再次榮光!”
“榮光?”
末世戰歌禁不住的哈哈大笑起來,道:“一群喪家之犬罷了,你們還有什么榮耀可言?既然你們不愿意走,那就留下,我們印服的鐵刃不介意多揮動兩次,不過是過砍掉兩個狗頭罷了!”
“混賬東西!”
寧咬牙切齒,將劍刃向前一指,低喝道:“來自紅葉大陸的兄弟們,這一戰我們不為中國戰區,不為淪陷之地,我們只為了自己的一口氣,為了我們自己的尊嚴,印服的狗賊欺人太甚,咱們寧愿戰死,也絕不茍且偷生,對不對?”
“沒錯!”
一眾人紛紛揚起利刃,齊齊怒吼道:“不為中國戰區,為了我們自己的尊嚴!”
……
“嗯,很好!”
末世戰歌笑著點頭,他就像是黑暗中一個手握火把的黑武士,正在將一個個勢力的火焰點燃,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想做什么,但他現在確實有這么做的實力,印服的實力原本就強悍,堪稱是天行西境之王,在印服的兵鋒下,強如國服都放棄了西征的策略,如今,號稱西境巨象的印服大軍壓境冰火天原,確實就像是君臨天下一樣。
“末世戰歌瘋了嗎?這是想做什么?”蘇希然秀眉輕蹙的問道。
“不知道。”
我搖搖頭,說:“但是是想跟我們拼命的感覺。”
唐韻手握法杖,漂亮臉蛋上寫滿了凝重,說:“我猜有可能是為了怪物資源,生命之樹上的戰斗已經快要結束了,剩下的深淵芽蟲只有幾百個了,為了這點資源,印服想把我們全部清理出地圖去,最后再挖掘一下版本的資源,近最大可能追回自己的損失。”
山有扶蘇深吸了口氣,揚眉道:“但是末世戰歌這次得罪的勢力太多了,把歐服、國服、日韓統統懟了一通,這不像是他的作風,以前的末世戰歌可是號稱‘仁君’啊,這一次……實在是有些反差太大了,莫非吃錯藥了?”
“或許吧。”
臨界目光淡然,手握劍刃,道:“都別說,他們馬上就要沖鋒,準備戰斗吧!可惜啊,咱們的五虎破天用掉了,不然倒是可以給末世戰歌一個驚喜。”
“嗯……”
我和煌溪、清言等人紛紛點頭。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