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227章 官家,你的智商好像……有些問題?
    這是趙禎第一次仔細打量著沈安。

    少年看著有些瘦,但精神不錯。

    他緩緩說道:“是你暗示趙允讓進獻的此書?”

    這是一次試探,關于忠心的試探。

    “是。”

    這個沒啥可以避諱的,沈安如實承認了。

    帝王總是奢望臣下們都對自己忠心耿耿,可卻知道多半不可能。

    于是試探就成為了本能。

    沈安回答的毫不猶豫,趙禎很滿意。

    他翻動著那本書,“你這個少年忠心是有的,只是卻不肯踏實做事……這個心算可好學嗎?”

    剛才他粗略翻看了不少內容,后面的內容對他來說有些艱難。

    “好學啊!”

    “嗯!”

    趙禎覺得這個少年有些不老實,就說道:“朕怎么覺得后面很晦澀呢?”

    沈安回想了那本書,就自信的道:“官家,但凡對數有些敏銳的,這本書拿去自學都不會有問題……”

    呃!

    他覺得這句話好像不大對。

    這豈不是說趙禎對數字是麻木的嗎?

    陳忠珩在邊上沖他瞪眼,心想你竟然把官家比作是笨蛋!

    趙禎氣了一下,然后覺得自己和一個少年生氣很是無謂,“朕想在三司和樞密院用這個,需要多少教授?”

    “教授?”

    沈安眨巴著眼睛說道:“官家,臣在寫這本書……不,是教材的時候,就考慮過了沒有教授怎么自學。所以教授沒必要啊!若是需要,臣覺著趙仲鍼不錯,他跟著臣學了許久,要不就折克行也行。”

    他卻不想去授課,那樣太累,而且三司和樞密院都對他沒多少好感,何必去自找罪受。

    趙禎卻有些怒了,問道:“這般艱難,誰能自學?”

    他覺得沈安太年輕,不夠穩重。關鍵是他覺得自己很聰明。

    皇帝不聰明咋行?所以朕自學都覺得艱難,你這是在忽悠誰呢?

    沈安笑道:“官家,要不……試試?”

    趙禎下意識的道:“好……”

    才說完他就后悔了,不過倒也配合。

    “官家,臣請從三司那邊抽調兩個算賬的來……”

    趙禎點頭,叫人去安排。

    他喝著熱茶,看到沈安依舊很是平靜,就說道:“你且回去,五日后此時來驗證一番。”

    他覺得沈安輸定了。

    皇帝這種東西大部分時間里會非常的自信,覺得自己不管是身體還是智力,都是當世第一等。

    就算是不是,他也會不斷催眠自己,幻想自己就是天神。

    他憐憫的看著沈安,“你這是想用來抵消鄉兵的忌諱?”

    練兵有些犯忌諱,沈安多半是在擔心有人彈劾自己想造反。

    這少年怕是不知道那些比潑皮還要無賴的鄉兵是什么成色吧?

    他今日聽取了樞密院的匯報,覺得那就是一群人渣!

    他再看了沈安一眼,微微搖頭。

    可憐的娃!

    “你無需如此,朕并不忌諱,到時候編為鄉兵,你且好生練著,朕等著看你練好的精兵。”

    按照宋庠的說法,等那群人渣來到了汴梁,雄州上下都得歡呼雀躍。

    你這是在為朕分憂啊!

    趙禎的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覺得有些不忍。

    沈安卻心中一喜,就正色道:“官家此言卻是對臣的羞辱。”

    這個指控有些嚴重,趙禎笑瞇瞇的問道:“為何?”

    這場面就像是一個老大叔戲弄著一個少年,畫面很美。

    沈安正義凜然的道:“臣先把此書送給郡王,這是情義,臣和趙仲鍼之間的情義。”

    他知道分寸,所以只說自己和趙仲鍼之間的關系,和郡王府壓根不搭干。

    “臣暗示郡王送進宮來,這是想讓此書為大宋所用,這便是公私兩便,可最終卻是為了大宋更多些,陛下這般……臣心中難受。”

    這話當真是無懈可擊,趙禎面色稍緩,說道:“罷了,卻是朕失言了。”

    第二天,街上傳言不斷。

    “華原郡王說是要學修道,辟谷呢!”

    “是嗎?那豈不是和國舅一般?”

    “不對,不是一派的。國舅說辟谷不好,可郡王府說辟谷好……”

    “可汝南郡王府有人說了,說華原郡王不是辟谷,而是和汝南郡王打賭輸了,要絕食三日。”

    沈安聽了一耳朵關于趙允良辟谷的事兒,連曹佾都被扯進來了。

    本來事兒這樣也就漸漸平息了,沒想到趙允讓竟然派人去駁斥了所謂的辟谷說法,估摸著能把裝比的趙允良氣個半死。

    第二天,郡王府就準備了郎中,而且還是汴梁城內最好的郎中,一下就讓所謂的辟谷說法不攻自破了。

    第三天,‘辟谷’結束,據說趙允良覺得神清氣爽,叫囂著還能再餓五天。

    第五天,沈安進宮。

    進了宮中之后,那兩個算賬的小吏還沒來。

    “官家在宮中準備了一間屋子,外面全是頂盔帶甲的侍衛,而且都不識字。保證連一只蒼蠅都飛不進去。那兩人就在里面自學探討,吃飯睡覺都在里面,連拉撒也在里面,據說人都臭了……”

    “官家說了,若是泄露了那本書……哪怕只是一個字,就全家殺了!”

    “這樣的官家誰都怕,宮中從未有過這等戒備森嚴的時候,某昨日想吃個夜宵都被拒了,說是擔心有人在夜間傳遞消息,不許……”

    沈安在殿外等候著,和陳忠珩有一句沒一句的扯淡。

    “……話說你這也該說親事了吧?怎地找不到合適的?要不某給你尋摸一個,保證美若天仙。”

    “你自己享用吧,我要練功。”

    “什么功?”

    “童子功。”

    “人來了。”

    兩個小吏來了,人一走近,一股子臭味襲來,可趙禎卻不在意。

    依舊是大相國寺時沈安提出的辦法,兩人報數。

    “五三零七。”

    “二一三二,加。”

    “七四三七。”

    “七四三九。”

    “……”

    數字不斷被報出來,兩個小吏的反應速度有些慢,回答的答案也參差不齊,有對有錯。

    可趙禎卻有些驚喜。

    這才是五天的功夫就有這等效果了,若是十天,一個月呢?

    沈安矜持的看著這一幕,覺得這個世界正在自己的影響下發生著許多改變。

    趙禎看了他一眼,老臉一紅,說道:“此事你有功,想要什么賞賜?”

    朕覺得艱難的東西,旁人竟然輕松就學會了,這個……

    有些丟人啊!

    而且最近沈安得的賞賜已經不少了,再要就是貪得無厭。

    所以沈安很是自覺的說道:“臣只是為了大宋,若事事都想著自己升官發財,那大宋何年何月才能強盛起來?”

    趙禎微微點頭,雖然覺得有喊口號的嫌疑,但是他聽著卻很舒坦。

    “臣覺得吧……華原郡王說還能餓五日,要不……再讓他餓兩天看看?”

    你既然叫囂著還能辟谷,那就來吧。

    想到趙允良得了消息傻眼的模樣,沈安笑的分外的純良。

    趙禎笑道:“這般促狹……不過趙宗絳有些癡肥,餓幾頓想來會好些。”

    他看了沈安一眼,微微一笑。

    這便是朕給你的酬功了。

    ……

    “餓啊!”

    華原郡王府里,趙允良喝了三碗粥,可饑餓感依舊還在,而且很強烈,讓他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食物。

    趙宗絳在邊上勸道:“爹爹,好歹忍一忍吧,郎中都說了不能吃的太多,否則就和那些災民一樣……會被撐死。”

    他聽那些人說過,有些災民餓慘了,等開倉放糧后,一頓吃了太多,結果腸胃爆裂而死,很是凄慘。

    趙允良當然知道這個道理,所以才更加的憋屈。

    他拉著兒子的手問道:“沈安呢?這事就是他使的壞,趙允讓那個老東西不頂用,還是沈安……這小子陰著呢,要小心……”

    趙宗絳笑道:“爹爹放心,他也就是一個心算之術罷了。”

    趙允良一想也是,就說道:“那小子一身的怪才,好在應該也差不多了……”

    趙宗絳見他心情好了,就勸道:“爹爹也別生氣,您看這三日下來,這精神就好了許多,可見辟谷還是有些好處的。”

    “是啊!”

    哪怕知道這話是給自己撐面子,可這對父子依舊是樂此不疲。

    “……爹爹且歇息,孩兒哪日也試試辟谷……”

    趙宗絳起身準備告退。

    “郡王,宮中來人了。”

    “這是……請進來。”

    趙允良歡喜的道:“趙允讓得了大彩頭,可咱們家也不差,官家這是要給好處了,趕緊請進來。”

    稍后一個內侍來了。

    “官家聽聞趙宗絳頗為孝順,對辟谷也有些心得,如此可辟谷三日。”

    趙允良傻眼了,等內侍一走,他就忍不住罵道:“這是有人在作祟,一定是有奸佞!”

    趙宗絳卻有些慌,作為郡王府根正苗紅的接班人,他一日三餐享盡榮華富貴,什么辟谷三日?

    別說辟谷三日,一頓不吃飯他就受不了啊!

    一個侍衛走了進來,叉手行禮:“見過郡王,見過郎君,這三日小人就在府上打擾了。”

    這是來監督趙宗絳辟谷的人。

    趙宗絳強笑道:“辛苦了。”

    侍衛說道:“小人不辛苦,郎君,這三日您只可飲水。”

    只能喝水?

    在趙允良絕食的三天里,每天可都是有兩個水果的。

    趙宗絳頓時就懵了。

    我的水果呢?

    他不知道那水果是擔心把趙允良餓死了才給的,否則別說是水果,菜葉都沒有。

    趙允良的怒火散的差不多了,他傷感的道:“為父這三日倒是有些心得,要少動,還要少想,不然一動就餓,一想就火……”

    趙宗絳正在難過,聞言就說道:“爹爹,這不就是修道的法子嗎?”

    咦!

    父子倆相對一視,然后都苦笑起來。

    是啊!方外人追求的不就是這種狀態嗎?

    無思無慮,安然修煉。

    可他們終究是俗人,卻不能跳出三界外……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