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歷史軍事 > 北宋大丈夫 > 第855章 沈安翻船了(感謝‘地獄里的讀書人’成為本書盟主)
    王希笑了笑,很是平靜的道:“你得知道,這等斗毆的小案子本是到不了某這里,王雱用了王安石名頭才得以進來……然后信口雌黃……”

    作為推官,他必須要維護自己做出的決定。

    “信口雌黃……”

    沈安突然笑了起來,很是純良的那種,問道:“確定是斗毆而不是圍毆?”

    “確定。”王希很堅定的道:“有人看到了,就是這樣。”

    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而韓贄顯然也想到了,只是沈安在笑,笑的很老實純良,所以他們都覺得應當不會。

    就在這種不相信中,沈安突然伸手。

    啪!

    王希捂著臉,愕然看著沈安。

    “你……”

    沈安說道:“這是斗毆。”

    說完他就沖了上去,拳腳交加。

    等他退回來時,王希已經躺在地上慘叫了。

    他的一條腿已經變了形狀,雙手在捶打著地面,不住的慘叫著。

    這個……

    韓贄想起了沈安打斷腿的事兒,就怒道:“太放肆了!”

    他是本分人,所以說不出什么大道理。

    “這是斗毆!”

    沈安看了一眼門外聚集的官吏,說道:“那個案子是不大,王雱報官也只想警告那些想對邙山書院動手的渣滓,可在開封府卻得到了什么?徇私枉法,無恥之尤!”

    “胡言亂語!”

    “這是污蔑!”

    外面有人說道:“王推官處置案子公平公正,開封府上下有口皆碑,你這是尋釁鬧事,不,打斷了王推官的腿,這事兒可不小。”

    這可是推官的腿,而且沒有任何錯處你沈安竟然就敢動手打斷了,這是要翻天?

    開封府的官吏們此刻很是憤怒,外面的呵斥聲不絕于耳。

    “哎!讓讓啊!”

    就在此時,外面來了一個滿頭大汗的官員。

    “都讓讓,有事找王推官!”

    人群讓開道,這官員疾步進來,等看到倒地慘叫的王希時,明顯的楞了一下,然后說道:“知府,有人舉報,說是盛新書院的三個學生勾搭良家**被打斷了手腳……”

    艸!

    韓贄看著沈安,沉聲道:“這是設套?”

    沈安搖頭,“某剛回汴梁。”

    那官員哭喪著臉道:“那三個學生都半月前就勾搭上了女人……”

    我……

    韓贄哪里能想到王雱一邊來開封府報案,一邊派人去策劃了勾引那三個學生的行動,瞬間懵逼了。

    “說清楚!”

    可憐韓贄為官清正,哪里懂的這等陰毒婉轉的手段,于是懵逼了。

    “那三個女人就是有夫之婦,不過卻是半掩門做皮肉生意的……今日那三個學生帶著她們去酒肆喝酒作樂,結果被那三個女人的男人當場拿獲……在場的人都動了手……手腳都被打斷了。”

    法不責眾!

    王雱干得漂亮啊!

    韓贄此刻問了一句:“那三個學生……”

    他看著沈安,那官員苦笑道:“就是打了邙山書院學生的那三人。”

    尼瑪!

    這事兒要是沒貓膩老夫把一雙眸子挖了去!

    韓贄怒了,“查清楚!”

    那三對男女被帶了來,當堂喊冤:“他們三人那日說是剛打了誰爽快,于是就一起去……后來對小人的娘子念念不忘,竟然在事后勾搭,在一起都半個月了。”

    “嗯!”

    韓贄沉聲道:“但凡有謊話,律法無情。”

    三個男子抬頭,“小人不敢,此事眾目睽睽,請知府做主。”

    呃!

    韓贄突然發現自己竟然沒有辦法來解決此事。

    他不能拷打這三人,否則……

    沈安就在邊上很純良的看著,但若是他韓贄敢對這三人用刑,他絕壁會喊開封府對受害者下毒手。

    若是不動刑,按照沈安的尿性,隨便拔根汗毛,這三對男女此后就能過著美好的日子,半掩門的經歷一去不復返。

    看看,只要順從了沈安,從此三家人就走上了康莊大道,干不干?

    肯定干!

    估摸著就算是用刑都沒法讓他們改口。

    有錢就是好啊!

    金錢的力量就是這般強大,讓人無可奈何。

    韓贄嘆道:“此事老夫不管,但你不該打斷了王希的腿……老夫要進宮。”

    “應該的。”沈安拱手,他尊重韓贄,所以不想為難他。

    韓贄走到門口,外面有人說道:“知府,沈安又立功了。”

    韓贄抬頭,身體搖晃了一下,苦笑道:“老夫倒是忘記了,只是你此次的功勞夠嗎?是了,擊敗遼軍的精銳,還讓大王經歷了戰陣,是夠。”

    還在慘叫的王希突然停住了,然后喊道:“某要上告……”

    “沈某告辭。”沈安壓根沒搭理王希,拱手后就往外走。

    開封府的官員們讓開了一條道,看著沈安從身邊從容走過。

    有人憤怒想噴,可想起沈安才將立功,不知道夠不夠再打斷自己的腿,于是縮了。

    有人想動手,卻想起沈安可是大宋名將,持刀沖陣的狠角色,自己這種戰五渣的實力上去只能是送人頭,于是頹然。

    沈安左右看看,然后輕笑一聲,消失在前方。

    十步殺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與名。

    眾人聽著里面王希漸漸尖利的慘叫,不禁心情悲痛。

    “開封府就這么被他沈安給踩了一腳?”

    “那可不是,推官都被打斷了腿,這是被扇了一記耳光。”

    “……”

    開封府府衙里的氣氛沉郁,韓贄隨即準備進宮。

    他剛準備進宮,就聽到了一個消息。

    “官家剛下旨,沈安封侯了。”

    臥槽尼瑪!

    開封府的官吏們都兩眼放光,有人喊道:“重了!重了!他才將打斷了推官的腿,又封了侯,重了!”

    這大抵就和重婚一個性質,開封府府衙沸騰了。

    韓贄本來是怒火沖天,現在卻是愁眉苦臉的進宮。

    “……官家,沈安打斷了推官王希的腿……”

    趙曙想殺人!

    他四處看看,可卻沒有趁手的家伙,關鍵是沈安也不在。

    陳忠珩心中糾結,覺得沈安絕壁是失誤了,但最失誤的還是官家。

    “官家。”

    看官家的模樣分明就是想收拾沈安,陳忠珩作為好基友不得不出來,為了那些秘制辣醬而冒險。

    “沈安一出去就動手,很及時啊!”

    很及時……

    韓贄怒了,等看到陳忠珩一臉正色時,才明白了過來。

    合著沈安才回到汴梁就動手,就是想把功勞給抵消掉。可趙曙這邊下手太快,沈安前腳出宮,后腳趙曙就當著群臣的面給沈安封侯了。

    于是沈安去動手抵消功勞,這邊準備封侯,沒想到撞車了。

    官家,按照往常的規矩,是你沖動了啊!

    趙曙也知道是自己沖動了,在得知兒子此行斬殺敵將之后,他只覺得神清氣爽,爽的想呼喊幾聲,于是對沈安就越發的滿意了。

    這一滿意可不得了,迫不及待的趙曙就給他封侯,卻忘記了沈安有辦法抵消功勞。

    這下咋辦?

    趙曙黑著臉道:“去追回來。”

    去沈家的旨意還在路上,若是能追回來,那么此事還是默契之中,沈安不封侯,徇私的王希倒霉。

    至于沈安跋扈,按照趙曙的了解,他要打斷誰的腿,那人必定是有該打之處,也就是說,他壓根就沒給別人口實。

    年輕人狡猾的和老鬼差不多有意思嗎?

    這下還不是翻船了?

    趙曙頭痛的看著陳忠珩狂奔出去,覺得怕是晚了。

    “讓張八年來!”

    稍后張八年來了,趙曙吩咐道:“去查王希,還有邙山書院二月不是有學生被打……查。”

    張八年躬身出去,按照皇城司的效率,今天就能得到消息。

    陳忠珩一路策馬而行,但暮春的汴梁街頭人太多,沒給他起速的機會。

    “讓開!”

    陳忠珩真的急了,他知道一旦此事解決不好,沈安的麻煩就大了去。

    等看到榆林巷時,依舊沒有追上宣旨的隊伍,陳忠珩下馬開始了狂奔。

    “停住……”

    他一邊喊一邊奔跑,當跑到沈安家外面時,就聽到了里面的聲音。

    “恭喜歸信侯……歸信侯?您這是……歡喜過頭了?怎地看著發呆呢?歸信侯?”

    尼瑪!

    陳忠珩悲憤的捶了一下大門,心想沈安當然要發呆,這廝闖禍了。

    他緩緩走了進去,就見沈安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

    他回頭,街坊們已經在拱手了。

    “恭喜待詔軍功封侯!”

    剛才的旨意很清楚,說的就是沈安戰功彪炳才封的侯。

    戰功封侯讓人羨煞,而更讓人羨慕的就是沈安還是個文官。

    文官以軍功封侯,同僚們會嫉妒的眼睛發紅,而武人們會欲哭無淚。

    被文官搶飯碗了啊!

    可現在沈安卻在發呆,這是啥意思?

    不滿意?

    “待詔這是歡喜狠了吧。”

    “是啊!二十余歲就封侯,大宋可沒幾個。”

    “當朝就待詔一人呢!”

    “……”

    沈安拱手強笑道:“多謝各位街坊。”

    莊老實還不知道情況,所以歡喜的出去和街坊們敘話應酬。

    “老陳……”

    沈安看到了陳忠珩,頓時就怒了。

    “為啥不早來。”

    你要是早點來,這事兒不就解決了?

    我打斷王希的腿,正好抵消功勞。

    陳忠珩指指汗濕的額頭,苦笑道:“街上人多,沒法打馬……”

    傳旨的還在懵逼,陳忠珩說道:“趕緊回去復命吧。”

    “是。”

    他們前腳一走,陳忠珩后腳說道:“你的麻煩大了!”

    ……

    第三更送上,晚安!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