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校花的全能保安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逃出(5更)
1533

“謝天謝地,你還活著!”許太平激動的說道。

安吉的身體劇烈的顫抖了一下,隨后,安吉睜開了眼睛。

出現在安吉面前的,自然是許太平。

看到許太平,安吉只覺得自己的眼淚都要下來了,他激動的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后張開雙臂,一把將許太平給抱住。

從安吉那顫抖著的身體可以感受到,此時的安吉,非常的激動。

“現在不是感動的時候。”許太平推開了安吉,從口袋里拿出一小瓶的恢復藥劑遞給了安吉,說道,“先把恢復藥劑喝了,把你嘴里的血止住。”

安吉連連點頭,隨后打開恢復藥劑喝了下去。

恢復藥劑伴隨著血液吞進肚子里,讓安吉一頓反胃,不過,這時候的安吉可不敢把這恢復藥劑吐出來。

恢復藥劑下肚,安吉的體力恢復了不少。

“我背你到地面上!”許太平對安吉說道。

安吉看了看周圍,發現自己正處于一個深坑中,于是他點了點頭,走到了許太平的身后,讓許太平背起了他。

許太平幾個閃身就從坑里跳了出來,來到了地上。

“求求你,救救我媽媽,還有我的弟弟妹妹吧!”布爾瑪看到許太平出來,一把抓著許太平苦苦哀求道。

許太平看著布爾瑪,沉聲說道,“他們都死了,沒救了。”

“不一定,他不是就沒死么?”布爾瑪指著安吉說道。

“我說了,我給了他短時間供氧的東西,所以他沒死,這下面,五萬多人,全死了,一個都不會活著的。”許太平說道。

“我不信,我求求你了,你是好心人,我求求你,救救我的家人吧。”布爾瑪說道。

“你知道他們在什么位置么?”許太平問道。

“我…”布爾瑪想說她知道,可是,在她往四周看去的時候,她突然間發現,此時的她,連她家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了,周圍滿是荒蕪,沒有一座房子,所有的房子,人,都被掩埋在了底下,失去了這些參照物,在一片空地上,她,根本找不到她的家。

“布爾瑪,所有人都死了。”許太平拍了拍布爾瑪的肩膀,說道,“五萬多人,全部都死了,我也很想幫你找你的家人,但是,找不到了,這下面到處都是人,到處都是尸體,我們要做的,不是把誰找出來,而是讓這地下的五萬多人的冤魂得以昭雪,讓制造了這起慘案的人,付出代價,這就是我們該做的。”

“都死了么?真的,都死了么?”布爾瑪失魂落魄的說道。

“都死了。”許太平面色凝重的說道。

“真的,都死了么?”布爾瑪問道。

“幾十米深的地下,沒有氧氣,全方位掩埋,沒有活命的可能。”許太平搖頭道。

布爾瑪絕望的看著周圍,已經說不出話來了。

“跟我走吧,你是這里唯一的幸存者,也是唯一的人證,要想讓地下五萬多的冤魂昭雪,你…一定要活著!”許太平嚴肅的看著布爾瑪說道。

“我…我知道了。”布爾瑪點了點頭,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們,我們現在要干什么?”

“先找到人權組織的人,把這里的事情告訴給他們。”許太平說道。

“嗚嗚嗚!”一旁的安吉連連搖頭。

許太平皺眉看著安吉,問道,“怎么了?”

“嗚嗚嗚嗚!”安吉繼續搖頭。

許太平沉吟片刻,從口袋里拿出了手機,交給了安吉,說道,“把你想說的,打字打出來。”

安吉點了點頭,拿過許太平的手機,然后打了一行字,交給了許太平。

許太平看了一下這行字。

“默克背叛了你,他收了拉布拉多的錢。”

“是他背叛了我?”許太平瞳孔猛地一縮,他之前還在疑惑,為什么拉布拉多要突然對這五萬多人下手,現在看來,是默克把一切的消息都泄露給了拉布拉多。

也就是說,人權組織,已經靠不住了!

既然人權組織靠不住,那要幫地下這五萬多冤魂昭雪,就只能靠別的了!

許太平沉思片刻后,說道,“這里所發生的一切,不能就這樣被掩蓋,所以,我們必須把這件事情捅出去,但是,在把這件事情捅出去之前,我們必須確保拉布拉多不會狗急跳墻,拿華夏考察團的人當人質,所以,在此之前,必須讓華夏考察團的人,先離開這里。所以,我必須先跟華夏政府的人聯系上,讓他們找理由讓考察團的人離開這里,你們稍等一下,我去打個電話!”

說完,許太平拿起手機走到了一旁。

許太平的手機質量還是相當好的,盡管跟許太平一起被埋過了,但是還是能用。

許太平思索片刻后,給李廣武打去了電話。

此時雖然烏卡拉國已經是凌晨,但是華夏還是大白天。

電話響了許久,李廣武才接起了電話。

“這個時候烏卡拉國應該是晚上吧?這個點給我打電話,應該不是什么好事。”李廣武在電話那頭說道。

“烏卡拉,發生了大事。”許太平沉聲說道。

“什么大事?”李廣武問道。

“五萬多人被坑殺。”許太平說道。

“什么?!”李廣武驚駭的問道,“五萬多人?”

“嗯!”許太平點了點頭,隨后將剛才發生的事情簡單的說了一下。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為了不讓這五萬多人曝光,拉布拉多把這些人連同地下城一起給埋了?”李廣武問答。

“是的!”許太平點頭道。

“慘無人道,慘無人道!”李廣武氣的在電話那頭只拍桌子。

“現在我想問問,這個事情,中央那邊有什么打算?”許太平問道。

“這…太平,不管怎么說,這也是別國的內政,按道理來說,我們是不能干涉的,不過,這件事情已經嚴重違反了人道主義條約,這個事情,我們會通過官方渠道反饋給聯合國,然后由聯合國進行定奪,不過,在此之前,你們必須先離開烏卡拉國,這樣才能夠確保你們的安全!”李廣武說道。

“我也是這么認為的。”許太平點頭道,“我希望中央那邊能夠找到合理的理由,讓考察團的人離開,特別是還不能引起拉布拉多這邊的懷疑,我們這次的考察計劃是十五天,但是現在只來了五天不到,如果這時候離開,不管怎么樣,都很容易引起拉布拉多的懷疑。”

“如何讓他們離開,這你就不用管了,我們自然會有辦法,現在你要做的就是,確定地下城所在的位置,另外,給我足夠的證據,讓我們可以說服聯合國,在最短的時間內,對烏卡拉國采取行動。”李廣武說道。

“足夠的證據?我倒是錄制了不少視頻,但是都給了默克。按照安吉告訴我的,默克已經把所有的視頻都賣給了拉布拉多。”許太平尷尬的說道。

“人的貪欲是無窮盡的,或許,默克還會有拷貝,等他離開烏卡拉國后,可以以此來威脅拉布拉多,你可以去找默克問問看。”李廣武說道。

“問問看?默克可是這次人權組織的頭頭,那么好問的么?我怕引起外交沖突。”許太平說道。

“所以你要把安吉的命保住,將來可以用他來指證默克收取拉布拉多的賄賂,這樣的話就沒事了。”李廣武說道。

“明白了!我等考察團的人都撤離之后再行動吧!”許太平說道。

“嗯,你先躲起來,考察團的人,很快就會撤離了。”李廣武說道。

“嗯!”許太平點了點頭,隨后掛斷了電話,走回到了安吉跟布爾瑪的身邊。

“等我們華夏考察團的人離開之后,我會去一趟莫里斯,安吉,你作為之前拉布拉多的親信,他賄賂默克的相關證據,你應該有吧?”許太平問道。

“唔!”安吉點了點頭。

“布爾瑪,你是這一次屠殺唯一的幸存者,也是唯一的人證,我們現在要先找地方躲起來,不管怎么樣,你都要跟著我,不要離開我的視線范圍,明白么?”許太平問道。

“嗯!”布爾瑪點了點頭。

“那就行了,安吉,先找地方躲起來,順便為你治療一下。你知道這附近有什么地方離的比較近的么?如果知道的話,你可以帶路。”許太平說道。

安吉點了點頭,隨后往旁邊走去。

這一行三人,很快的就離開了地下城所在的區域,消失在了茫茫的戈壁灘中。

對于拉布拉多來說,今天晚上是一個很美妙的晚上。

他剛加入創世者沒多久,就殺了創世者一直想要除掉的許太平,這絕對算是功勞一件,另外,他還有借口清理掉五萬多的賤民,這些賤民都是其他部族的人,這些人死的越多,拉布拉多自己所在的部族將來所受到的威脅,就越少。

今天晚上,當真是非常美貌啊。

一夜無話。

第二天,烏卡拉國政府發表了一條官方聲明,原總理安吉因為身體問題,辭去了烏卡拉國總理一職,然后國王陛下又任命了一個新的總理。

對于烏卡拉國的人來說,誰當總理,其實沒那么重要,所以這件事情并沒有引起太大的關注。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