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深夜書屋 > 第七百八十四章 發糖
    “呼……舒服啊!”

    安律師穿著他的豹紋睡衣從衛生間走了出來,兩只手拿著毛巾在使勁地擦著頭發,似乎是要擦出拍海飛絲廣告的效果。

    “喲,這是手臂又恢復了?恭喜你,以后可以雙飛了。”

    白狐慵懶地躺在沙發上,手里拿著一根香蕉慢條斯理地在嗦著。

    這香蕉還是從猴子那里蹭來的,小猴子貪吃,卻不小氣,尤其是白狐一直仗著都是妖族的份兒上,在小猴子那里,可全然不拿自己當外人。

    安律師的目光在白狐包著香蕉的紅唇邊狠狠地刮了幾眼,

    沒說什么,

    走到吧臺后面的冰柜里,取了一瓶飲料,打開后“咕嘟咕嘟”地一飲而盡。

    “你們明兒又要出門了?”

    白狐指了指放在角落里的幾個行李箱問道。

    “需要向你報備么?”

    安律師反問道。

    “嗯哼,我也就是問問,我現在暫時沒地方去了,只能在這兒待著,對了,對面那家網咖是被你們接手了是吧,好像已經在裝修了,可以給我留一個房間么?

    我要帶獨立衛生間的。”

    “就你屁事兒多,找幾張衛生紙往地上墊吧一下,再變回狐貍,解決完排泄之后變成人,把紙給包起來丟垃圾桶不就完事兒了?”

    白狐眨巴眨巴了眼睛,默默地對安律師豎了一個中指。

    “男人就是這樣啊,想上你前,什么都哄著你,上完之后,就是躺邊上點,嫌熱。”

    “這年頭房價貴啊。”安律師也不是什么面嫩小生,面對這種調侃,早就無所謂了。

    來啊,

    飚車啊,

    誰怕誰!

    “我給房租就是了。”

    “切,說得像是誰在乎錢一樣,我跟你說,在這家店里,除了老板他本人,沒人在乎錢這種東西。”

    安律師覺得,在親耳聽見老道說他捐了幾個億出去后,似乎連帶著他自己本人,也被“凈化”了一遍。

    哦不,

    是升華了。

    “對了,那個老東西,你們是不是也要解決一下啊,我都被他弄了兩次了,可不想有第三次了。”

    白狐一副人家很怕怕的表情。

    第一次,是在白狐自己的會所里,被許清朗的師傅斬斷了尾巴,打得幾乎無法化形;

    第二次,感應到了,想回書屋幫忙一起找回上次的場子,結果又稀里糊涂地中招了。

    現在想想那時的畫面,白狐心里還有些顫栗。

    這一而再再而三的,誰受得了啊?

    “這個你不用擔心,過陣子就去解決。”安律師打了個哈哈。

    至于怎么解決,用什么方式解決,他不認為自己需要對這只白狐去解釋。

    有些人,終究是隔著一層。

    “老林子那邊也不安生了,那邊的給我傳了幾次信兒了。”

    “上次你說那邊有龍脈還是有什么的,是那個么?”

    “龍脈只是傳說,這一次,是真的似乎是出了點兒問題,好像是哪個被封印的大妖亡魂破印出來了,正在恢復呢。”

    “那邊大仙兒多,你們靠人數也能壓死它了吧?”

    “再看吧,反正我是懶得回去趟這波渾水了。”

    這時,黑小妞從坐著輪椅,從隔壁菜園子出來了,手里捧著一籃子瓜果,放在了吧臺上,然后又自己推著輪椅回去了。

    “喲,這小兩口現在變得可真懂事兒。”白狐笑道。

    “活著,都不容易,想更好地活著,就更不容易了。”

    “腦殼痛腦殼痛,最討厭看男人裝深沉的樣子,怎么滴吧,你這雙手剛復原,是不是想馬上找個場子去舒服一下?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這腦子里在想什么。”

    鶯鶯從樓上走了下來,

    安律師掃了一眼,

    然后眼睛瞪直了,

    因為鶯鶯現在的裝束真的好奇怪。

    以前在臥室里陪老板睡時,她穿什么睡衣,安律師自然是不知道的,但在人前,鶯鶯基本都是很保守的穿衣風格,有點輕女仆裝的感覺,而且是一點也不暴露的那種。

    而現在,

    鶯鶯上身穿一件皮夾克,下身是小皮裙,里面是白色絲襪,頭發披肩,乍看時,真的有種以前看鬼片時王祖賢的感覺。

    年輕版的王祖賢。

    鶯鶯走到吧臺邊,和往常一樣,問安律師:

    “喝咖啡么?”

    新的一批貨要到了,得趕緊把陳貨處理掉。

    “額,剛喝了飲料,現在不要,額,那個,鶯鶯,你要出去?”

    “昂,出去。”

    鶯鶯微笑著點頭,

    “老板剛給我發微信了,說馬上就回來,然后帶我出去看電影。”

    “這穿得,挺好看的。”

    這倒不是在敷衍,是心里話。

    鶯鶯本就很好看。

    “謝謝你,安律師。”

    鶯鶯的目光看向了坐在沙發位置上的白狐,微微皺眉,道:

    “那是老板的位置。”

    “嗯,我就喜歡聞著他留下的味道。”

    白狐似乎是為了調侃鶯鶯一樣,裝作很迷戀地把臉湊到了沙發上輕嗅著,身形舒展,盡量嫵媚。

    鶯鶯倒是沒氣急敗壞,只是很無奈地道:

    “你不知道自己體毛多啊,

    等你下來后我還得幫老板重新清理沙發。”

    白狐的臉當即沉了一下,

    “哼”

    起身,

    換了一個沙發坐了下來。

    “喂,我說啊,以前怎么沒見你跟你那老板出去時打扮得這么好看啊?”

    “要你管啊。”

    “管啊,當然得管啊,我看吶,是某個小蹄子,是真的開始動春心了,我說也是啊,自家的肉,看護了這么久,也是時候拿把刀叉切了吃了吧?”

    “你不是在林可家的么,怎么又回來了?”

    “我想這里了,不行么?”

    “騙人。”

    “我為嘛要騙你?”

    “剛下來時,看你躺在那兒,真想拿出手機給你拍張照,再加個標題。”

    “書屋佳人?”

    “失意的三兒。”

    “好哇,小蹄子,姑奶奶我撕爛你的嘴!”

    白狐作勢要起身,

    卻在此時,

    書屋的門被推開了,

    周澤從外面走了進來。

    白狐當即重新坐了回去,沒敢再放肆。

    笑話,

    她可是知道這個男人對這個僵尸女仆到底多么保護的,自己這時候上去開玩笑調侃,人真的說不定直接不解風情一巴掌再抽過來,

    何苦來哉?

    “老板,你回來啦,吃飯了么?“

    “吃過了,走吧。”

    “好。”

    鶯鶯走出了書店,和老板一起走在南大街上。

    今兒氣溫有點回暖了,但哪怕是之前最冷的時候,在南大街上,鶯鶯這種裝束也不算穿得少了,畢竟,這個世界上,不要溫度要風度的男男女女,都太多了。

    一開始,

    是周澤走在前面,

    鶯鶯習慣性地跟在后面;

    隨后,

    是二人并排在一起走;

    緊接著,

    鶯鶯鼓起勇氣,伸手,摟住了周澤的胳膊。

    小心翼翼地看了自家老板一眼,見老板沒反對也沒反感,鶯鶯馬上低下頭,心里竊喜地保持著這個姿勢繼續往前走。

    時下普通的小情侶逛街,其實也就離不開個吃吃喝喝,只可惜,鶯鶯這邊對這類不怎么在乎。

    說是看電影,但周澤也沒直奔南大街的影院,而是繼續沿著櫥窗,在昏黃的路燈下,散步。

    老道還在那邊繼續辦理著喪事收尾,

    接下來的頭七到五七的事兒,倒是和自己二人無關了。

    看了一整天的白事兒,周澤沒有半點煩躁,反而覺得自己此時的內心,格外的平靜,像是得到了一次凈化和梳理。

    這時候,

    再散散步,

    走走逛逛,

    漫無目的,

    也是一種享受。

    周澤伸手摸了摸口袋,

    鶯鶯見狀,

    馬上松開手,去了對面的便利店買了煙和打火機回來。

    在走回來的路上,就打開了香煙盒,咬住一根煙,點燃,抽了一口,等正好走到周澤旁邊時,才把煙取下來,送到周澤唇邊。

    旁邊有不少情侶路人,一些男的見到這一幕后,眼睛都直了。

    心里可能都在想著:

    同樣是男人,怎么差距這么大呢?

    自己在家抽個煙還得偷偷摸摸地到廚房對著抽油煙機……

    “今兒這身衣服挺好看的。”

    如果是其他男的,沒有第一時間注意到女方今天的新裝束,或者沒及時夸贊,很可能會面對恐怖的疾風驟雨。

    但在鶯鶯這邊,只有竊喜。

    “老板,你喜歡就好。”

    在周澤抽煙時,鶯鶯又伸手摟住了周澤的胳膊,他喜歡這種感覺,非常非常喜歡,尤其是現在二人正在大街上,有種向所有人公開宣布的成就感。

    其實,

    有件事兒,

    鶯鶯沒說,

    之所以今天這樣打扮,

    是因為老板發微信時,

    問的是:

    “晚上去看電影吧?”

    以前,

    老板都是直接說:“晚上看電影。”

    小小的變化,

    卻讓鶯鶯心里瞬間雀躍。

    懂得滿足的人,才更容易體會到幸福。

    “啊,對了,老板,前面那家照相館,我照片放那兒忘取了。”

    鶯鶯和周澤一起來到了前面的照相館里,

    “老板,我定制的相框。”

    “哦,都快一個月了,我都快忘了,呵呵,等下啊,我找找,喲,找到了,給你。”

    周澤往旁邊湊了湊,

    看見鶯鶯手里捧著的相框,

    照片上,

    鶯鶯坐在“刀山”頂端,

    身后是碧藍的天空,

    鶯鶯笑得很美很燦爛。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