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都市陰陽師 > 第1348章 把他五馬分尸
    想到這,龐兵臉上就忍不住露出笑容。

    不就對付點人販子么,自己帶了足足兩千人,就算這件事和忠義伯有關,他就不相信忠義伯還真敢帶兵和自己打。

    他從小飽讀兵書,并且在軍伍中歷練長大,可不是紙上談兵之輩。

    就在這時,林凡感覺不對,他忍不住看向水面,說道:“不好!水里有東西!”

    林凡說完,忽然,幾十條漆黑的大蟒蛇,從水沖嗖的一聲就射出,朝著軍隊中便翻滾而來。

    這幾十條大蟒蛇,長都有十余米,極為龐大。

    黑夜之中,這些士兵沒來得及反應,被這幾十條大蟒蛇撕咬,傷亡慘重。

    不到片刻,便足足死了上百人。

    “妖怪?”龐兵面色陰沉了下來:“好個忠義伯,勾結妖怪的王八蛋,來人,把這幾十條蛇妖給我拿下,做成蛇羹!”

    龐兵并沒有要出手的打算,而是對林凡說道:“林兄弟,看好吧,我們鎮妖衛可不是吃素的。”

    他心里也暗道,自己剛給這林凡吹了如此久的牛逼,希望自己手下那群家伙,可別打得太丟臉。

    這些鎮妖衛的士兵,雖然被突如其來的大蟒蛇給驚到,但瞬間卻反應了過來。

    “盾甲兵,頂上去!”

    “弓箭手!”

    “準備近戰,剁了這些蛇!”

    很快,這支軍隊便有條不紊的將這幾十條蛇妖給徹底包圍了起來。

    他們剛才也就是被打了個措手不及。

    試問,他們專門訓練對付妖怪的軍隊,這幾十條蛇妖沖進兩千人之中,不正是羊入虎口嗎?

    這幾十條蛇妖被大量軍人分割開。

    然后遁甲兵將這一條條蟒蛇給圍成一圈,將他們給困住。

    弓箭,鐵鉤,各種各樣的攻擊朝妖怪襲去。

    效果很顯著。

    “硫磺。”

    這些士兵身上佩戴著各種各樣對付妖怪的物品,蛇妖是妖怪中的一個大類,他們身上自然都隨身攜帶著硫磺。

    林凡看得有些目瞪口呆,這些士兵,的確悍勇。

    特別是那些遁甲兵,若是稍有擋不住,便會被這些蛇妖給抽成碎肉。

    被抽死的人多了,不少人都隱隱不敢上前。

    軍中的官兵卻嘶吼:“給我上!”

    “我們出手吧。”林凡看到此,忍不住皺眉起來,開口說道。

    龐兵急忙攔住林凡,說:“我手下這群兵,鮮少有這樣實戰的機會,別浪費了,讓他們多練會。”

    林凡無語,這家伙夠奇葩的啊,這真刀真槍干起來了都,你還要借著這個機會練兵?

    弄啥呢。

    不過人家衛指揮使都不著急,自己著急也白搭。

    戰斗也進入白熱化階段,這些士兵固然怕死,但督戰官殺了幾個畏戰的士兵后,其他人也都一擁而上。

    終于,戰斗結束,這幾十條大蟒蛇,被殺光。

    “大人。”趙錢一也是渾身鮮血的趕來,他作揖道:“幸不辱命,在下率眾已經斬殺了這幾十條妖蛇,不過我們也死傷了約三百人。”

    “傷亡還不算太大。”龐兵說道:“另外老趙,下次這些血少往自己身上抹點,不難洗么。”

    趙錢一有些尷尬的笑了一下。

    他雖是千戶,但卻并不是修士,這戰況結束,自己干干凈凈的來給龐大人匯報,也不像個樣。

    他就在身上抹了點血趕來,一副親身在前線作戰的模樣。

    “好了,收拾一下,把死了的兄弟尸體收拾好,讓受傷的人在原地看好,另外留兩百人保護他們,我們繼續前進。”龐兵說道。

    他心中也已經收起了輕視之色,沒想到忠義伯竟然會勾結妖怪來進攻他們。

    這是讓龐兵沒有料想到的事情。

    不過這非但沒有讓龐兵產生后退的想法,反而讓他更想救出那五千人,狠狠的讓忠義伯吃個苦頭。

    龐兵臉色冰冷,仿佛絲毫沒有被手下士兵的傷亡所觸動。

    眾人繼續快速向前。

    ……

    忠義伯府。

    穆倧坐在一個院子中,坐在椅子上,而他面前,則綁著三個人。

    王狗子,劉青和向富華。

    慶隆府府衙就像是穆家的后花園一樣,他穆倧想要綁三個人,自然是輕而易舉之事。

    “請三位來呢,其實也很簡單,得罪了我穆家的人,只有一條死路。”穆倧面無表情的坐在椅子上,臉色冰冷的看著下方的三人。

    “穆倧,你個王八蛋。”王狗子大聲的罵道:“你作出這種販賣人口之事,簡直是傷天害理,天理難容,畜生!”

    “找死。”穆奇一聽,大怒:“你這種狗東西,竟敢辱罵家主?”

    “沒事,讓他罵。”穆倧微微抬起手,說道:“穆奇,你記住,我們身為慶隆府的主人,就要多聽聽底層人民對咱們的真實評價。”

    “繼續。”穆倧饒有興趣的看著王狗子。

    王狗子一愣,心想,這家伙這么賤的?被自己罵,還聽上癮了?

    “好。”王狗子說道:“你這家伙做事,傷天害理,猶如畜生一樣,說你是畜生吧,你都不配,你這種……”

    “閉嘴!”穆倧猛的站了起來,他猛的掐住王狗子的脖子:“你這樣的狗東西,也配罵我?你配嗎?”

    王狗子被掐得有些窒息。

    穆倧冷笑了起來,說道:“慶隆府的經濟,全部都和我穆家息息相關,這路是我穆家鋪的,城是我穆家修的,生意是我穆家帶來的。”

    “慶隆府如此繁華,都是我穆家的功勞,我抓的人,都是外面的農民,這些人對慶隆府沒有任何貢獻,我把他們賣了的錢,用來發展慶隆府,也算是讓他們用微薄之力,給慶隆府做一點貢獻,不好嘛?”

    “呸。”王狗子一口濃痰吐在了穆倧的臉上:“狗還會說人話?這世界之大,真是無奇不有。”

    “慶隆府不是我們農民種莊稼,你這狗玩意,早就餓死了,還能長得這么白白胖胖的?”王狗子說道:“也就是你投胎投得好,除了投胎的本領,你啥也不會。”

    穆倧擦掉了臉上的濃痰,也是冷靜了下來,自己和這螻蟻一般的人廢話這么多做什么?

    他冷聲說:“給我殺了他!把他五馬分尸!”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