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璀璨仙途 > 第四十六章一招

    所有人都在看搖伊人的戰斗,但還有一人關注著迷樂,那就是迷賢,只不過目光是帶有仇恨的。

    見他陷入絕境,迷賢盯著迷樂帶著恨意說道。

    “最好死在臺上才能解我心頭之恨。”

    “放手!”迷樂怒喝一聲,讓年飛龍更加憤怒,“此時還敢如此猖狂,簡直找死。”

    他天賦神通全力展開,一穿山甲虛影顯現,雙拳如角,向他胸前刺去。

    此時,迷樂體內的靈力在瘋狂的匯聚,凝聚成白虎虛影,在他口中。

    “白虎式!”

    “嗥”迷樂張嘴,這一剎那,他的嘴中白虎虛影,凝結成實體一般,威勢震天。

    “吼”也是一聲怒喝,年飛龍的動作沒有停止,白虎式與他的天賦神通相互碰撞,兩者的氣勢頓時瘋狂的外泄,能量在兩人之間爆炸開來。

    “砰”

    “噗。”

    “噗。”

    一聲強烈的震動后,卻是兩聲沉悶的聲響,那是二人被能量彈射出去。

    一人在上,一人在下。

    “我輸了。”

    迷樂不敢相信的看著,這時才有一口淤血從他的嘴中噴出。

    “哼。”此時的年飛龍沒有在說叫囂的話,因為他知道自己贏的很是僥幸,最后一招的對拼吃虧的是自己,若不是之前自己將他逼入臺角,那么掉下去的就肯定是他了。

    “竟然沒死,不過你的運氣也用沒了。”

    迷樂輸了比賽,樂陽有注意到,對他點了點頭,也不知該如何安慰才好。

    “樂陽兄,你一定要贏他。”

    “好。”

    所有人都忽略了樂陽的戰斗,因為除了第一戰臺還有三人外,其他戰臺紛紛結束,只有樂陽的這一戰臺還有兩名修士。

    與樂陽對戰的這名修士,名叫孫元,用了一柄特殊的武器,那是一對雙節棍。

    孫元怪叫一聲,跳上擂臺,“樂陽,速速上來,孫爺爺會會你。”

    孫元在戰臺上,很是囂張的向樂陽叫囂,樂陽起身,跳上臺來。

    “你這小子,運氣真好,竟然能走到這里,不過你也就到此為止了,我孫元可不是那幾個垃圾能比的。”

    在他說話間,兩只腳,已經慢慢的移動了起來。

    他的步伐很是古怪,明明看起來很慢,但是他走起來之后,卻給人一種難以看清,時空錯亂的感覺。

    在孫元來回轉換身形之時,他的身后,竟是拉出了一道殘影,這道殘影,久久不散,跟孫元本人幾乎難以分清。

    一步又一步,孫元身后的殘影竟然越來越多。

    樂陽看得心中凜然,“這人速度真快。”

    樂陽不知這是孫元家族的知名身法,殘影步!

    這殘影步是以特殊的步伐移動,讓對手分不清施展殘影步之人的位置。同時在每一步中灌注靈氣。靈氣形成殘像虛影,真真假假,虛虛實實。

    連對手的位置都找不準,還怎么攻擊?

    同樣的,不知道對手的位置,也不知道該攻擊哪里,一不小心,也許就被這孫元偷襲了。

    孫元能走到這里,這殘影步就是他的依靠。

    只要五人破這殘影步,那么孫元就已經立于不敗之地了。

    之前的與孫元對戰的修士,皆是敗于殘影步上的。

    越來越多的殘影,將樂陽包圍了,每一道影子,都可能是真身,都可能對樂陽發動攻擊。

    “這身法很是了得,竟然連我都分辨不出哪個是真身。”

    骷顱老祖注釋這樂陽的對手道。

    “小師弟,你會如何做呢?”

    諸葛軒藏也在觀察,雖然能找到一絲孫元真身的殘影,但也不是十拿九穩。

    如果樂陽用刀掀起鋪天蓋地的刀光,進行無差別攻擊,也許會有一定幾率碰到孫元的真身。

    但攻擊被分散開來,威力還有多少?

    樂陽看著孫元的招式,反而沒有一絲擔心,就在孫元施展出這一招時,他發現自己的將星竟然很是準確、清晰的將此人的真身位置,以一條絲線的方式傳達給自己。

    對于將星的能力,樂陽雖然會的不多,但還是知道它的作用的,生死門只是這將星的其中一塊,就能施展如此幻境,那么通過將星找到孫元的位置,對他來說,實在再容易不過了。

    這時候,孫元的真身已經來到了樂陽的周圍三丈之內。

    對于修士來說,這個距離,已經跟貼身沒有什么區別了,發動攻擊,也就在這一瞬間。

    孫元出手了,快如閃電。

    諸葛軒藏,看著站在那沒有移動的樂陽,失望的搖了搖頭。

    “還是不行么?”

    他的位置,在樂陽的身后,突然的發難,三丈的距離,一閃而逝。

    孫元所用的是一柄極細的軟劍,這軟劍藏于孫元的袖子里,劍鋒柔軟,融入空氣之中,幾乎看不清楚。

    如此犀利的軟劍,如同毒蛇出洞一般,直接刺向樂陽的后脊,與此同時,他為了此招必中,還用左手補了一記暗器,一記飛針。

    這樣的連環招式,已經算是必中的一招,難怪諸葛軒藏會搖頭表示對樂陽的不滿。

    殘影步接近樂陽,軟劍與飛針雙管齊下,孫元不認為自己有輸的理由,他已經看到了勝利在向自己招手。

    “刀之道,殺戮為心。”

    此時的樂陽眼中充滿了自信的光芒,一招刀之意以他為圓心,施展出來,四散開,凌冽,血腥的刀意,讓所有人都可以感受到這一招的狂暴。

    “叮,叮”

    兩聲清脆的響聲,那是軟劍、與飛針與斬魔刃相碰撞的聲音。

    兩者皆碎。

    “啊!”

    這之后就傳來了孫元的吼叫聲,那是疼痛給他的來的,使他不由自己得大喊出來。

    只見他的兩只手整整齊齊的被切斷,鮮血直流,不一會兒就失血過多,昏了過去。

    見孫元昏死過去,裁判才反應過來,急忙宣布“樂陽勝!”

    看到孫元受傷,樂陽雖有不忍,但也沒有表示什么,因為現在的他知道,對敵人不忍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況且孫元這樣完全是他自己咎由自取,嘲諷在線,偷襲樂陽再后。

    樂陽施展“殺戮為心”時,他本有能力向后退上半步,那樣樂陽只會將他的軟劍與飛針打掉,根本不會傷及他的雙手,只是因為他太自信,認為自己攻擊樂陽,根本無法抵擋,這才有此結果。

    “這我這徒弟還有如此機緣?到底學到了什么。這刀法?”骷顱老祖完全不敢置信,剛剛的那一招是樂陽施展的。

    對于第一招一往無前,他知道是那石頭的原因,樂陽能夠苦修學會,已然不易,但現在又有如此嗜血狂暴的一招,看來樂陽這段時間必然經歷了什么。

    “嗯?”諸葛軒藏也略感詫異,或者說欣喜才對,他知道樂陽會有后手,但也沒有想過會如此化解此招,這還真是給他一個大大的驚喜。

    所有的戰臺都結束了,只有第一戰臺還剩三人,這時所有的焦點都集中了過來。

    現在眾人的目光更多的都在林無絕身上,都在猜測,這小子到底是什么心臟,被兩大高手用如此凜冽的目光注視著,還不識相點乖乖認輸下來,將舞臺交給這兩位高手才對。

    見林無絕如此不識趣,眾人大喊道:“那小子,快下來吧。”

    “對,下來,別耽誤我們看高手的對決。”

    “下去!”

    “嗯,是該下去。”

    見眾人的反應,林無絕不急不緩的說道。

    看到林無絕此時的態度,樂陽露出一抹笑意,他知道以林無絕的性格怎么乖乖不戰而降呢?

    “你們兩人下去吧。”他態度認真,看著司空痕與李煌,言語聽著很是誠懇道。

    “狂妄!”

    “哼!”

    就連李煌這樣的謙謙君子也略有不滿,但只有樂陽知道,林無絕只是想表達自己別二人更強而已。

    但作為天驕的他們,怎么能夠相信,都覺得此人太過狂妄罷了。

    “都肅靜!”

    其實裁判也有些犯愁,第一戰臺能出現如此情況,和他有很大關系,其實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注意過林無絕,之前的戰斗林無絕也沒有表現出什么特殊之處,他本以為第一戰臺只剩兩位天驕了,沒想到還有一個小子在此。

    不僅懊惱,這小子確實不識相,乖乖下去不就好了,我要不是因為看搖伊人的比賽,早就給你安排一個高手,將你趕下臺去。

    “司空兄,你來還是我來?”

    “你來吧,這種垃圾我不愿出手,你動作快點,別耽誤你我二人的比試。”

    李煌點頭,“在下李煌,閣下出手吧!”

    看到李煌站在自己面前,林無絕眉頭一皺,他有些不滿剛剛二人的態度。

    “你們兩個還是一起上吧。”

    林無絕給了咒怨娃娃一個眼神,現在的咒怨娃娃雖然對林無絕很是不滿,但在他的高威之下,也不敢有一絲表露出來。

    在末日深淵,兩者依然有此默契,明白林無絕的意思,咒怨娃娃開心極了,一個閃身就跳到了樂陽的肩上,露出一個滿足的笑容。

    “放肆!”

    “無理!”

    所有人都被林無絕的言語驚怒了,這一山野之人,到底哪里來的自信,竟然如此張狂。

    “你的意思,是我自己還不是你的對手?”

    李煌此時徹底怒了,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被人如此的無視,怎能不怒。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