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璀璨仙途 > 第七百三十五章 命相與命紋的改
    這種驚訝,是所有人心里都感到驚訝的事情,在林霸天心里,外院已經不僅僅是出現了一個怪物一樣的存在,現在已經出現了一個妖孽一般的存在。要知道,七公子在外院的時候,也是很少有人達到了化神期階段吧?不過話說回來,七公子進入到內院的時間和年紀比他們早,也比他們小,所以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還是七公子更加厲害,更勝一籌,不過在林霸天看來,要是神閣殿索爾繼續成長下去,有朝一日能夠取代七公子也不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看到水風晨鮮血淋漓,半跪在半坑里面喘氣的身影,林霸天心里也是閃過了一絲心疼和憂慮,要是可以,他多么的不希望水風晨受傷。如果可以,林霸天甚至希望水風晨不要繼續堅持下去,直接認輸。可是林霸天清楚水風晨的性格,是絕對不會認輸的,同時,林霸天也清楚,任何一個到達決賽舞臺的強者,或者是到達了四強戰隊的選手,都是絕對不會認輸的,為什么?因為這是強者的自信,也是強者的自尊,任何一個強者,絕對是不愿意讓別人看到自己的失利,同時,也是絕對不會自動認輸,這對于他們來說,無疑是一個巨大的屈辱。
    感受著戰臺之上越來越強烈的氣息,林霸天也是目光一凝,一動不動的看著戰臺之上。現在,還有機會嗎?水風晨,還有可能絕地反擊嗎?
    這對于任何人來說,都是一件十分期待的事情,但是,又是一件那么難以達到的事情,水風晨已經盡力了,不過,他還是實力比起神閣殿索爾弱了一點點,要是水風晨的實力等級在強大一點,或許就可以戰勝神閣殿索爾了!
    劇烈的氣息席卷在戰臺之上,而黃玲珊也是捂住了嘴巴,淚水在眼眶里面打轉。
    水風晨……
    你為什么還要堅持下去?此刻的黃玲珊和林霸天一樣,也是希望水風晨可以放棄這場戰斗,可以直接認輸的。可是黃玲珊知道,她和林霸天一樣,想的十分透徹,認輸,認輸是絕對不可能的,她相信水風晨的自尊,是絕對不允許他認輸。當初黃玲珊自己和神閣殿索爾戰斗的時候,就不曾有認輸的念頭,不是因為別的,就是因為強大的自尊和目的性,因為黃玲珊知道,進入到決賽之中,就會有優厚的獎勵品獲得,同時,要是在獎勵品的加持之下,自己的實力一定可以得到質的飛躍。
    這也是黃玲珊堅定的事情,而她十分清楚,水風晨之所以堅持下去,絕對和自己的目的性不一樣,他的目標,是渴望跟強者戰斗,他是真的喜歡戰斗的感覺,同時,也是喜歡那種和強者交戰的感覺,或許,這才是水風晨一路走來能夠成為這樣強者的原因吧。
    想到這里,黃玲珊臉上的神情也是更加堅定凝重了,不管戰斗的結果是什么樣子,她一定會無條件的支持水風晨的。同時,她也是從未放棄過,就算是水風晨現在受傷的再慘重,她也是相信,水風晨是絕對可以成為一名絕地反擊的人的。
    而另外一邊,白家堡白子溫的嘴角也是上揚了起來,他跟水風晨的交集很少,不過卻在水風晨的手里吃過虧。同時,白家堡白子溫也是十分清楚的,此刻的黃玲珊正在擔心著水風晨,在他看來,敵人的朋友就是敵人,因此,在白家堡白子溫的心底里,也是將水風晨列入了敵人的名單之中。更何況,之前白家堡白子溫偷襲黃玲珊的時候,被水風晨重創,差點斷掉了修煉道路。光是這一點,就足夠讓白家堡白子溫記掛水風晨一輩子了。
    不過現在也好,反正也是到達戰斗尾聲了,白家堡白子溫心里也是沒有任何其他的想法,他和幽冥崇爍冰雪樓徐乾的想法一樣,要是水風晨受傷越重,他白家堡白子溫就越高興。不然的話,就這樣結束,他白家堡白子溫心里也是覺得十分的不爽。
    而上官一泓也是一動不動的看著戰臺之上,說實話,他對水風晨的怨念并沒有那么深,不過,既然輸在了水風晨的手下,上官一泓心里還是有一塊疙瘩的,始終是解不開。為此,只能在大賽之上尋找滿足感,他心里十分的不甘,或許只有看到水風晨輸掉比賽,心里才會好受一點。
    要是其他人知道上官家的上官一泓居然會是這種心態,估計會貽笑大方,不過這也是正常,畢竟上官一泓是剛出家族不久,和水風晨一樣,也是來到了外院不久。不過上官一泓來到外院的時間也不短,估計有十個月了,所以資歷還是比起水風晨深一點的。同時,上官一泓也是抱著躊躇滿志來參加大賽,上官一泓內心是十分的高傲的,再不濟,自己也能拿到一個第十的頭銜。
    可是上官一泓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會遇到水風晨那樣的棘手人物,按理說,上官一泓的實力確實不錯,要是遇到林霸天或者幽冥崇爍等人,未必會輸,前十的名號也不難得到。可惜他運氣不好,遇到水風晨之后,也是沒堅持過幾招就敗在了水風晨的手里。說實話,上官一泓心里沒有怨念是不可能的,他也一直想要報復,可是看到水風晨將葉厲天宇文黑風等人都打敗了,上官一泓也是徹底打消了這個念頭,有生之年,他上官一泓是不可能贏過水風晨了。
    不過現在神閣殿索爾和水風晨的戰斗倒是激起了他的一絲興趣,跟神閣殿索爾的戰斗里面,水風晨可能會輸。這也激起了他的一點期待和向往,要是水風晨輸掉比賽的話,或許是一件好事,也可以消除他心里的一點怨念,對于上官一泓來說,絕對是個一舉兩得的好事。
    想到這里,上官一泓也是忍不住嘴角一揚,繼續觀察起了戰臺之中的場景。
    學院前十里面,只有一個人比較特殊,那就是血惡魔幽鬼丸,此刻的血惡魔幽鬼丸雖然對神閣殿索爾的實力比較驚訝,但是更在意的是神閣殿索爾身上的命相和命紋,現在神閣殿索爾身上的命相和命紋,居然比起剛才強烈了一點,直接將水風晨身上的命相之氣給壓制了過去。
    這是怎么回事?
    按理說,命相和命紋跟實力無關,只跟天賦和狀態有關才對,難道那一瞬間,神閣殿索爾的天賦又是上升了一個級別?這簡直是太可怕了,他血惡魔幽鬼丸知道人的實力可以改變,但是從未想過,天賦也可以改變,更為可怕的是,居然一瞬間的改變。
    這簡直是出乎人的意料,就算是頂尖強者,也是難以做到這一點的!
    最為重要的是,現在神閣殿索爾身上的帝王之氣已經將水風晨身上的壓制住了,也就是說,此刻血惡魔幽鬼丸眼里所觀察到的這一幕是真的,神閣殿索爾身上的命相和命紋確實更強, 也許,將來的道路,他會比水風晨走的更遠更高。
    難道,真的是自己判斷錯了嗎?
    想到這里,血惡魔幽鬼丸也是臉色一沉,有些不確定了起來,但是眼前所顯示的這一切,確實跟自己的判斷不一樣。看來,這一次的交戰之中,水風晨是真的要輸掉了比賽。血惡魔幽鬼丸心里也是猶豫為難了起來,他倒是不在意水風晨輸掉比賽,就是怕水風晨的命相和命紋受到影響,這樣的話,就影響到血惡魔幽鬼丸和水風晨的命相聯系了。
    這對于血惡魔幽鬼丸來說,也是一種巨大的損失,因為現在的血惡魔幽鬼丸已經是確定了,要和水風晨建立聯系,要是出現了什么差錯,說實話,他承擔不起,而且麻煩的是要尋找新的命相聯系人,在外院之中,應該不存在和神閣殿索爾水風晨一樣的命相和命紋了。
    所以現在的血惡魔幽鬼丸內心也是有些復雜,他是希望水風晨可以獲得勝利的,但是現在看來,也是希望渺茫,現在唯一可以寄托的,那就是水風晨在比賽之中的運氣了,最好是神閣殿索爾手下留情一點,不然的話,在血惡魔幽鬼丸看來,可能水風晨就沒有那么大的利用價值了,一旦命相和命紋被破壞掉,不僅是實力受到影響,自己的天賦也會受到影響,那個時候的話,對于任何一個修術者來說都是一個壞消息。
    想到這里,血惡魔幽鬼丸的臉色也是一沉,算了,事情已經是這個樣子了,沒有辦法了,只能靜觀其變了,就在血惡魔幽鬼丸這么想的時候,他居然發現了一絲異常,這絲異常,讓他的內心波動了起來。
    這是……
    血惡魔幽鬼丸看向的不是神閣殿索爾,而是圓坑之中的水風晨,此刻水風晨身上的命相和命紋,居然亮度又是提升一個階段,讓他感覺到十分驚訝和意外,要知道,水風晨的命相和命紋也是不可能改變的啊,難道在水風晨身上,又要發生什么出乎意料的事情嗎?血惡魔幽鬼丸心里也是波瀾起伏,但是現在也只能靜觀其變,沒有辦法了。說實話,自從血惡魔幽鬼丸開天眼以來,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怪異的事情。
    戰臺上的兩個人 ,身上的命相和命紋都是可以改變的!這對于血惡魔幽鬼丸來說,不僅是一件驚異的事情,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這代表著,不管是神閣殿索爾還是水風晨,未來的道路都是沒有上限的,不管是誰,都難以束縛水風晨和神閣殿索爾的發展和上限!
    現在,血惡魔幽鬼丸也不確定,到底誰會獲得最終戰斗的勝利。
    不過,不管是誰獲得了戰斗的勝利,將來一定是帝國之子,成為任何人都忌憚的對象,甚至,有可能超越帝國七公子!
    真是可怕!
    但是血惡魔幽鬼丸內心卻是興奮了起來,說實話,他已經闖蕩了這么久,還沒有發現這么奇怪的現象,雖然說奇怪,但是也是一個很好的研究對象,對于他們家族來說,也許也算是一個新奇的發現。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