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十方乾坤 > 第九百八十五章 浴血
    在所有人驚恐注視之下,只見那青焰獸張開血盆大口,目光兇狠,一口對著異蛟咬了下去。
    而異蛟龐大的身軀,同樣十分靈活,在青焰獸咬來的一瞬間,蛟尾擺動,“轟”的一聲,頓時將那青焰獸拍了下去,將下邊一座房屋撞得粉碎,頓時塵埃滾滾。
    “吼——”
    戾發出一聲恐怖吼聲,各人皆是一驚,洪荒蠻獸有多可怕,他們自是再清楚不過,何況還是這一頭變異的獸王,只是剛才那一幕,看上去分明是青焰獸不自量力。
    “吼!吼!吼!”
    就在眾人驚魂未定之際,只見那下面城中,竟忽然又有數十只洪荒蠻獸沖了上來,北宮家的人都嚇得臉色煞白,這一刻,他們竟無法馴住那些洪荒蠻獸了。
    “轟隆隆!轟隆隆!”
    地動隆隆,猶如萬獸奔騰,整座城頓時播土揚塵,但見那數十只洪荒蠻獸,目露兇光,這一刻像是發了狂一般,直朝天上的戾沖來。
    “糟了……”
    遠處三位長老亦是暗道不妙,雖然這些洪荒蠻獸已為北宮家世世代代所馴服,可其兇性終究難馴,加上它們的先祖乃是上古時期遺留下來的兇獸,經歷神魔一役,若是發起狂來,根本無懼任何人間修者,所以即便是他們三人,這時也難以震懾住這些發狂的洪荒蠻獸。
    “吼——”
    戾的吼聲震得所有人心神為顫,但那些洪荒蠻獸卻是不懼,速度又快,一瞬間便襲了上來,身形也同之前那只青焰獸一樣,一下放大許多,有的咬住蛟尾,有的咬住蛟身,拼命撕扯,使戾身上鱗片大片大片脫落。
    “吼——”
    只見戾雙眼血紅,渾身神魔之氣大作,蛟首回過去,一口咬住一頭洪荒蠻獸,“嗤”的一聲,天空中頓時便像是下起了血雨一樣。
    然而就算有被戾咬死的,但那些洪荒蠻獸仍似發了狂一般,雙眼血光綻綻,不斷朝戾沖來,短短片刻之間,這附近的建筑,竟都染上了一層鮮血。
    而那半空中,則更是血霧彌漫,亦有不少洪荒蠻獸被咬碎的尸體墜落下來,景象恐怖至極。
    “糟糕……”
    遠處北宮家的人都嚇得心驚膽顫,這么多洪荒蠻獸,今日要是損在這里,對于北宮家而言,那是何等損失?可現在這些洪荒蠻獸失去控制,根本沒有人阻止得了它們……
    “未央,當心……站穩!”
    蛟身之上,蕭塵四人仍未離開,雖然那些洪荒蠻獸只攻擊戾,并不攻擊他們,但戾此時劇烈地擺動著蛟身,令他們難以再站穩。
    而在暗處,已有某些勢力的人望著眼前這一幕,蠢蠢欲動。
    “哎喲喂,我說……這北宮家也不太不要臉了吧?說是讓我們過去,現在倒好,放出這些畜生來阻撓。”
    步云巔一邊穩定身形,一邊叫苦不迭,堂堂藥圣,這么多人看著,要被甩出去的話,那可就丟人丟到家了。
    “二位前輩,且站穩了!”
    忽然,只見蕭塵雙手結印,突然向戾身上打去一道魂力,疾聲念道:“戾,走!”
    “吼——”
    戾仰頭一吼,蛟身一震,將那些難纏的洪荒蠻獸盡數震飛了出去,隨即化作一道電光,往前面沖了去。
    但這一刻卻沒有人注意到,那下面城中煙塵籠罩的殘破建筑里,卻有兩道兇光透出,不是尋常的洪荒蠻獸,而是之前的那頭青焰獸。
    “吼!”
    一聲恐怖沉吼,那青焰獸像是瞬間化作了一道青色閃電,在戾飛出去之前,一下沖了上去,“轟”的一聲,撞在戾的下顎上,登時將其撞翻了出去,連同花未央和蕭塵等人,都被這突然的一下,差些撞得翻飛出去。
    “吼——”
    眾人驚余之際,只見那青焰獸身形一下又暴漲了許多,渾身青色火焰纏繞,將異蛟那神魔之氣盡數抵擋在外,目光恐怖不已。
    “這,這……”
    滿城的人,這一刻盡皆露出駭然之色,這頭青焰洪荒蠻獸,乃是獸王之王,其體內的遠古血脈,已經覺醒,實力絕非普通的洪荒蠻獸能比!
    “吼——”
    只見青焰獸仰頭發出一聲吼,頓時震天動地,“隆隆隆!”煙塵大作,滿城的洪荒猛獸,這一刻竟都朝這邊沖了上來。
    “糟了……”
    這一下,便是水寒煙也變了臉色,如此多的上古兇獸,即便是修為已入準圣的他們幾個,恐怕一時片刻間,也難以對付這些不要命的兇獸。
    “吼!”
    青焰獸暴吼一聲,這一剎那,無論是攻擊防御還是速度,皆提升了數倍不止,一瞬間沖至戾的身前,“嗤”的一聲,竟一口咬在了其頸上,死死不放。
    “青魘!”
    遠處府邸里面,北宮羽也沒想到,血脈覺醒后的青魘,加上狂暴起來,實力竟如此恐怖,只怕是剛入準圣的人間修者,也多半不是它的對手。
    “吼!”
    戾發出一聲兇猛吼聲,全身不住擺動,然而那青焰獸死死不松口,他擺動得越是劇烈,那傷口越是恐怖,頃刻間,已是鱗片脫落,鮮血淋漓。
    “未央,走。”
    蕭塵拉起花未央,一瞬間往外面飛了去,水寒煙和步云巔也往外飛了去,這時他們若還站在戾的身上,只會影響他攻擊這些洪荒蠻獸。
    “吼!吼!吼!”
    遠處,那上百只洪荒蠻獸也盡數朝戾沖了過來,盡管體型不如戾龐大,但卻勝在靈活迅捷,張開血盆大口便往戾身上咬了去,遭遇上百只洪荒蠻獸圍攻,很快,戾身上已是鱗片脫落,鮮血淋漓。
    “戾……”
    見到戾被這么多兇獸圍攻,花未央臉色微微一變,盡管戾是當初蕭塵在神魔冢以禁魂術收服的,但卻不同于云天子、陸彥那樣的死魂。
    戾本身就吞噬了無數神魔之魂,亦是有靈之物,所以那次在神魔冢,更加像是某種蛻變,然后沉睡在蕭塵元神之中。
    所以如今,戾算是一個完整的生命體,不但有魂,同樣也有血肉,能夠感受到疼痛,能夠感受到生死威脅。
    更重要的是,他有著自己的思想,且通靈性,這是云天子和陸彥那樣的死魂永遠無法比擬的。
    “吼——”
    一陣陣吼聲響徹天地,滿天的黑云不住翻滾,半空中血霧彌漫,景象已是越來越恐怖,所有人都嚇得心驚膽顫,遠遠往后退去,不敢靠近這邊范圍。
    眼見戾逐漸被那些洪荒蠻獸撕咬得渾身鮮血淋漓,花未央只感到一種難以名狀的心痛,又想起那次在無欲天,太陰司和玄霄真君來襲之日,戾誓死守護自己和蕭塵,以身軀替自己抵擋天雷……
    而此時,看著戾被那些嗜血兇獸圍攻,漸漸不敵,花未央胸中更是感到一陣疼痛,戾不是死物,他是活生生,通人性,有感情的同伴!
    這一刻,她再不猶豫,冷視著那些洪荒蠻獸,一瞬間祭出了飛花憐幽傘和玉憐花,但就在這一瞬間,蕭塵卻忽然伸手按住了她的肩膀:“未央,不要去。”
    “可是……”
    花未央愣了一下,看了看已是有些痛苦的戾,又回過頭來,說道:“他會被這些兇獸咬死的……”
    “不,他不會的。”
    蕭塵搖了搖頭,這一刻目光凝聚在戾的身上,其實他比花未央更要清楚戾的情況,因為戾是他帶回來的。
    戾曾多次化龍失敗,而每失敗一次,也就會更加虛弱,至少需要千年時間來恢復,當初在神魔冢的時候,他們是恰巧碰見了再一次化龍失敗,十分虛弱的戾,否則憑他們當時的修為,碰見如此一頭異蛟,那基本是九死一生。
    而那一次,他給了戾最后致命一擊,然后以禁魂術將其收入元神之中,看似是殺死了戾,其實反而是救下了戾。
    因為當時戾的魂力已是極其虛弱,需要一個地方沉睡靜養,否則必將面臨魂飛魄散的命運,而正好,那次蕭塵便給了他一個地方靜養。
    所以此刻,蕭塵心里清楚,戾需要重生,就像鳳凰一樣浴火重生,涅槃翱翔九天,而戾,則是浴血重生!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