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手術直播間 > 1336 可能要當一輩子的學生
    鄭仁特別無力。

    小醫院就這點不好,要什么沒什么,只能湊合、對付。

    一般慢診手術,比如說剛剛的TIPS手術,還好說點。但急診大搶救,連呼吸機都沒有,這特么該怎么辦……

    沒有呼吸機,沒有麻醉師,想來應該都在大手術室等著呢吧。

    理論上講,患者可以局麻,在蓬溪鄉所有患者都是局麻。

    但情況不一樣。

    蓬溪鄉的患者,都是重度失血性休克,人已經死了一半,躺在手術臺上,根本不會動。

    可是眼前這個小患者不斷抽搐著,會給介入手術造成巨大的麻煩!

    沒時間了!要是叫人從大外手術室推呼吸機過來,鄭仁考慮這面的效率,沒有十分鐘是做不到的。

    萬一在匆忙之中少帶了某種管道,還要去取的話,來回折騰個十分鐘的話,那就日了狗了。

    局麻做吧。

    剩下的,用技術來彌補。

    患者后腰部由有經驗的專家團的醫生用無菌單給墊起來,鄭仁和劉旭之一起去刷手。

    這時候,劉旭之已經完全跟不上鄭仁的節奏了。

    他努力的想要快一點,再快一點,總不能讓鄭老板去消毒不是。

    可是他瞥見鄭仁六步洗手法干干凈凈的完成洗手的過程,直接去了手術室。

    慌亂中,刷手的刷子掉到水池里,發出清脆的響聲。

    “小馮,打器械。”鄭仁開始消毒,和馮旭輝說到。

    馮旭輝打開大箱子,取出相關的耗材,打到無菌臺上。

    “明膠海綿,先打10個。”鄭仁沉聲道。

    馮旭輝的心一抖。

    自己帶了24條明膠海綿,這可是3-8臺手術的用量,本以為一般情況就夠了。

    沒想到遇到這么個患者,鄭總一張嘴就要打10個。再往后,要是有意外的話,還不知道要打多少個呢。

    希望自己帶的東西能夠,馮旭輝心里默默的想到。

    鉛門關閉,里面專家團的成員沒有離開,他們和上一波觀臺的成員相比,占了大便宜。

    既看了一臺鄭老板親自動手的TIPS手術,又要觀看一臺復雜的盆腔動靜脈叢外傷的急診手術。

    這種時候要是離開,那才叫傻子。

    手術雖然簡單,但專家團的人看的是手法!剛剛16倍速做完的TIPS手術,把所有專家、教授、主任看的如醉如癡。

    消毒、鋪單子,速度飛快。雖然快,但卻沒有任何遺漏,無菌工作做的相當扎實。

    周春勇擠在人群里,他肯定要看鄭仁的手法。

    急診手術和慢診TIPS手術的手法,又有不同。爭分奪秒的時候,更能體現出一名醫生的基本功。

    周春勇沒有幫忙,只是靜靜的看著。

    他知道,以鄭老板的水平,自己完全不用上手幫忙,只要學習就足夠了。

    患者的姿勢相當古怪,右側大腿股動脈段比較高,穿刺應該很難。

    鄭仁喊了幾個專家、教授幫著固定患者。

    現在情況緊急,他哪里能顧得上哪位是哪家全球知名醫院的教授。反正在自己身后閑著的,都得上來幫忙。

    周春勇雞賊,他早就預料到這一點,所以沒有太靠前。當鄭仁用各種語言吼著、把教授們驅趕固定患者后,才穩穩的站到鄭仁身后,占據了最好的位置,仔細觀察鄭仁的手法。

    哦,一針見血,動脈鞘隨后固定好,開始往里順導絲。

    不是普通導絲,而進入的是微導絲。鄭老板水平高,微導絲克服血管里的復雜的力量,直接超選,周春勇心里暗自點頭。

    自己也能做,但成功率就略微低一點。

    要是換自己上臺的話,這時候肯定求穩妥,不會這么激進。粗導絲、粗導管,造影后再上微導絲,這樣也浪費不了多長時間。

    雖然操作多點,但是勝在穩定。

    要是微導絲超選不成功,那會耽誤更多時間。

    沒有踩線,鄭仁左右手交叉操作,微導絲迅速的進入股動脈。

    這面的醫生為什么還不上臺?周春勇有些不高興。但是他完全沒注意到做到這步的時候,時間才過了52秒。

    踩線,微導絲恰好在髂內動脈分支處。

    微導管進入,打藥。

    無數煙花綻放。

    與此同時,超選已經開始。造影劑還在血管里流動,微導絲就已經跟上去。

    微導管、明膠海綿一塊、兩塊、三塊……

    足足用了五塊海綿才把最粗的一根血管給堵死。

    導絲繼續超選。

    周春勇感覺雖然叫做超選,但自己看到的整個步驟,沒有體現出一絲一毫超選的難度出來。

    他最開始學介入手術的時候,認為超選應該定義為超級難的選擇性動脈造影。

    對,是超級難。

    可是超級難的超選對于鄭老板來講,好像很簡單么。

    雖然周春勇感覺自己已經像是個腦殘粉一樣,無限度的拔高鄭老板的手術水平。可是一次次親眼目睹之后,卻發現自己依舊低估了。

    這貨沒有極限,或者說人家的極限以自己的水平根本無法揣測。

    劉旭之上臺,發現自己什么都幫不上,只能輕輕扶著導絲。但隨后劉旭之發現這個位置,簡直就是觀臺最好的地兒……

    周春勇心里悵然若失,五根血管逐一栓塞,他抬頭看了一眼時間,12′多一點,具體的秒數周春勇也不知道。

    傳說在抗震救災的時候,鄭老板15分鐘完成一臺復雜的骨盆骨折介入栓塞術。

    周春勇認為這只是以訛傳訛,包括剛剛馮旭輝說,鄭老板一連站三天三夜,一天100臺手術,可信度并不高。

    但現在看來,傳言似乎還保守了一點。

    鄭老板的水平,要比傳言還要高。

    真特么的!周春勇心里不知不覺的罵了一句,不是罵人,只是一種感慨。

    身為帝都肝膽介入科的老大,周春勇的技術水準是得到了所有人認可的。

    多少高級領導、科學院、工程院院士的介入手術是自己做的?周春勇都不記得了。

    曾經他還以為自己的水平足夠高了,即便在世界上也是第一流的。

    但等到鄭老板橫空出世,他才發現自己的水平真心完全不夠看。

    從前他還以為自己虛心求教,是一種高姿態。對于學術水平的孜孜渴求,才會出現鄭老板指導自己手術的事情。

    至于學會之后,誰還會在意這個小大夫?

    能把他當個朋友就不錯了,至于學術地位……嘿!

    但一臺急診搶救手術,告訴周春勇,這個學生,自己怕是要當一輩子了。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