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武俠仙俠 > 我有一顆時空珠 > 五百二十九章進入不死山
    想要在瞬息之間展開乾坤大陣。

    跟張寶玉來到不死山的這幾個人里邊,也只有金蛇和蓋九幽有這個實力,可以將乾坤瞬間完全籠罩在不死山所有的地方。

    至于其它人,姜太虛也許可以,但以他的境界,卻又讓張寶玉難以放心。

    畢竟這山中,可是高手無數,只要慢上一點點,都有可能被里邊的古皇發現不對。

    以這些人的境界,只要感覺到有一絲不對,絕對會從里邊沖出來。

    就算這些人沖不出來,但以他們的境界,只要是大喝一聲,都可以讓天下所有的生命禁區發現這里的不對。

    在所有禁區古皇的注視下,雖然也可以滅掉不死山,但滅掉不死山之后,想要滅掉其它生命禁區,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張寶玉又不能一直呆在這個世界,如果不能將這些禁區一次滅掉,等他離開這個世界之后,人族的生活必然會更加的凄慘。

    這可不是張寶玉多想,而是從太古到現在,雖然說每一代都是大帝在統治這個世界。

    但事實上,在這個世界中,實力最強,讓天下人最害怕的,一直就是這幾個生命禁區。

    在這樣的情況下,禁地之中,對這個世界不會有絲毫畏懼,將整個世界都視為在他們的統治之下。

    除非外界有大帝出世,而且這個大帝還一心要找禁地的麻煩,這些禁地才會小心一點。

    但在沒有大帝的時候,禁地就是無所畏懼的。

    至于不死天皇等人,藏的太深了,根本就沒有人知道,他們還活著。

    在幾人極為小心的眼神中,乾坤大陣輕輕的飛上天空,又迅速的將整個不死山完全的籠罩在大陣的范圍之內。

    甚至張寶玉都可以感覺到,陣法剛剛罩住不死山,就有幾道攻擊幾乎是同時打在了乾坤大陣的邊緣。

    顯然這些人的反應,也就是比金蛇布陣的迅速慢了一點點。

    但現在,不死山既然已經被自己的陣法完全包住,張寶玉也是輕輕吐了一口氣,才算是放心了下來。

    手中法訣一變,乾坤大陣之中的天地靈氣向著四面八方擴散而去。

    直到乾坤大陣中的靈氣完全排空,張寶玉身上光華一閃,一件銀白色的鎧甲,腰間系著一條淡黃色腰帶,一個黑色的頭冠,一雙黑色的鞋,一柄綠色的長劍掛在腰間,一件白色的披風隨風飄揚。

    而一個白森森的圈子也是出現在張寶玉的手腕上,手里提著一柄玉色的大刀,這一件件裝備,同時閃動著莫名的光華。

    張寶玉在自己身上仔細一看,才在一臉笑意的金蛇和目瞪口呆的蓋九幽等人奇怪的神情中,帶著眾人輕步走入了乾坤大陣之中。

    蓋九幽等人以前是一直知道張寶玉身上有仙器,但這些人也絕對沒有想到,張寶玉身上居然有著這么多的仙器。

    甚至在這些人的眼中,現在的張寶玉身上沒有一個地方不是仙器。

    可以說這個世界中,從上古到現在,有傳說的仙器加起來,都沒有張寶玉一個人身上的多。

    一種莫名的疑惑也是涌上了幾人的心頭。

    進入山口,居然沒有看到一個生靈,顯然剛才在里邊攻擊乾坤大陣的人,并不在張寶玉的這個方向。

    神秘莫測的不死山,在靈氣完全消失之后,也變的普通了起來。

    以往山中奇怪的光線和霧氣,如今也是消失不見。

    而各種陣法和禁制,在沒有靈氣的支撐之后,僅僅也只是一些神秘而又古怪的道紋出現在一塊塊巨石之上。

    在山中,張寶玉可以看到一個古怪的石人如同真人一樣在采藥,也能見到石烏鴉在飛翔。

    這些都是石皇點化出來的圣靈,以往這些圣靈如果出現在外界,對所有的人來說,就是象征著死亡。

    但在這黑呼呼一片的石山之中,如今又是鴉雀無聲,顯的極為怪異。

    非常奇怪的是,一路上,張寶玉等人居然沒有碰到任何生靈,也沒有碰到任何攻擊。

    傳說出恐怖無比的不死山,就如同一個游樂場一樣,讓張寶玉等人大步走到了最深處。

    不死山最深處,與外圍截然不同。

    一片桃園,落英繽紛。幾間茅屋,返璞歸真,純凈而自然。

    一群長的稀奇古怪的生靈,圍在茅屋的兩邊,死死的盯著張寶玉等人,但眼神之中,卻又有著掩飾不住的恐懼。

    顯然天地靈氣突然消失,而自己等人又被一個仙陣圍住,這是這些人以前做夢都沒有想到的。

    在他們的記憶之中,天地靈氣是永遠都存在的,無數年來都沒有什么變化。

    也從來沒有人可以隔絕一個地方的天地靈氣。

    而仙陣,更是這個世界從沒有出現過的,就連上古記載之中都沒有出現過。

    但現在,人族這一行人還沒有進來,就先用一個仙陣封鎖了不死山,又將不死山所有的靈氣統統弄光。

    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們就算是想拼命,都已經在沒有與人族這幾人拼命的實力了。

    更何況,能放棄外界的一切,投身的生命禁區的,又怎么會有與人拼命的精神。

    所以這些不死山中的高手,看向張寶玉一行人的眼神,也沒有以前看向外界高手的哪種高高在上和不可一世,而是死死的板著一張,但眼神中卻不時閃過一絲驚懼。

    在這些人圍著的茅屋正中間,還有一兩個顯的特別獨特的人。

    一個高大雄武,如魔神般屹立在前方,手持一桿黑色的方天畫戟,看向張寶玉等人的眼神之中殺豈騰騰。

    另一個就是地個老人,一個極為蒼老的老人。

    張寶玉甚至在他的身上,感覺到了濃濃的死氣,這種死氣讓張寶玉在看到這個人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自己在看著死亡。

    從眼神中的滄桑就可以看出,這個人活的太久遠了,世間已經沒有任何辦法可以阻擋他衰敗與死亡。

    或許,可以說這是一個死人啦,最多只有幾年甚至幾天的壽元,必然會化道成為塵埃,什么也留不下。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