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女頻頻道 > 重生俏佳媳 > 第二百一十四章 哪個更好看
    于經理看大女兒和林小曼又上來了,不禁笑道:“怎么,碰上了?”

    “是啊,媽,我和小曼有生意要談,借用你辦公室一下唄!”

    于經理笑道:“用吧用吧,不過,小曼你和小華做生意?她可什么也不懂啊?”

    林小曼笑道:“沒關系,她只要掏錢,又能時不常的幫我去店里看看就行。”

    于華嗔道:“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啊!”

    “是啊,那你干不干?”

    “看在漂亮的婚紗上,就上你一回當吧。”

    于經理聽二人開始嘮起正事,就在旁邊聽著也不摻言,直到二人說的差不多了,她才問:“小曼,你那邊的朋友靠不靠譜?我是說眼光怎么樣?別弄一堆破爛貨回來租不出去。我那邊也有朋友也可以幫忙的。”

    林小曼笑道:“靠譜,靠譜,他在那邊就是做服裝生意的,再過兩年,我都想讓他幫著發貨回來賣了。”

    “那就好。”于經理不再管她們。

    林小曼卻請她幫忙給租個店面,“最好就在這附近,位置好些的。我馬上就要回去了,還有裝修,于華這要結婚怕也沒時間,還得于經理幫我們這個忙。”

    于經理翻了個白眼,“你說你們兩個,到底是你們的生意還是我的?行了,我知道了,我讓人去辦。不過小曼,這裝修還得你來,你樓下的柜臺裝得就很好,我怕別人弄的不合你們的心意。”

    林小曼想了想,“那這邊要是租好地方,給我打電話吧,我當天就能打一個來回。”

    又說了些要求,她和于華從百貨大樓出來后分道揚鑣,她趕火車回家。

    一個多星期沒在家,高建軍把家里收拾的倒還干凈,只是家里沒有人,透著幾分冷清,她猜測,弄不好這些天他也很少在家里吃飯。

    等到晚上,高建軍果然很晚才回來,“早知道你回來我就回來吃晚飯了。”

    林小曼問:“你在大姐家吃的?”

    “不是,有同事請吃飯。”高建軍抱著她,腦袋擱在她肩上,“你怎么去了這么久?小四丈母娘不是早就去了?”

    “她頭一天去的,我第二天就回來了,只不過昨天晚上在市里住了一晚,今天才回來,哪就久了。”林小曼推開他的頭,“對了,我有正事跟你說,你坐好了。”

    高建軍抓住她的手,蹙眉道:“你這手怎么弄得?”

    “沒事,不小心被抓了一下劃的。”

    他的聲音倏地冷了下來,“誰劃的?小四?還是小四媳婦?”

    “算是小四吧,你坐好,我正好要跟你說這事呢。”

    高建軍氣急,“小四敢朝你動手,看我不打折他的腿……”

    “行了行了,先聽我說吧,這不是小四動的手,他還沒那么大膽子。”

    林小曼推著他坐好,自己搬了個凳子坐在他對面,這才把自己這一趟省城行一五一十的跟他說了一遍。

    “我都后悔了就不該去,他們愛咋的咋的……我是真沒想到高建設能干出這種事業,他才進城幾天啊就不學好,真是有錢不知道怎么得瑟了……高建軍,你說說,你們可是親兄弟,你以后不能也這樣吧?”

    說著說著,就懷疑起他來了。

    高建軍聽的本就十分來氣,這個建設,真不該讓他去省城,這弄的什么事啊,也不怕被人戳脊梁骨,真是該踹。

    還有牛秀蘭和她媽,竟敢算計小曼,真是白幫她了,簡直是白眼狼。

    也幸好小曼沒事,經不然他非得打折建設一條腿,看他還敢不正經不?

    正心里憤怒著,再聽到她的質疑,更沒好氣了,“你說呢?你說說你讓我說你啥好,平常不是挺聰明個人嘛,明知道這事不對勁你還上前湊和啥?不管就對了,他們愛打不打,打出豬腦子和你也沒關系!”

    林小曼白了他一眼,“你說的倒輕巧,家里還有孩子呢,再說秀蘭還坐著月子,她受了這么大委屈,怕我走了管不住建設,使點小心眼我也能理解。倒是那個張慧,不是個省油的燈,可我看建設對她那種熱乎勁,怕是一時半會還斷不了,以后啊,那個家里還有得鬧。”

    “愛咋鬧咋鬧,不稀得管他們。”高建軍就這么一說,一張臉臭臭的,“我這就寫信給他,讓他趕緊和那個斷了,他要不聽,看我怎么收拾他!”

    林小曼長嘆了口氣,就算斷了,以后也會再出現李慧、劉慧、王慧之類的,就不知道牛秀蘭會不會把自己的話聽進去了。

    女人啊,不管什么時候都要自立自強,才不會因為被男人拋棄而要死要活的。

    高建軍不愿意看她不高興的樣子,就換了個話題,“對了,你剛走,秀梅就生了,也是生了個小子。等周末我休息,咱倆回去一趟看看去吧。”

    “行。”

    林小曼問:“問問大姐去不去?到時候一塊?還有拿多少錢,也和大姐一樣吧!”

    “拿多少錢我跟大姐說好了,不過周末大姐就不去了,她已經去過了。”

    等到了周末,高建軍休息,二人買了些東西坐在客車去了鄉里,先去了秀梅家,高媽在這里伺候月子呢,看到二人,趕緊問:“小四那一對雙好不好?幾斤沉呢?”

    林小曼挑了些孩子的事說了,高媽松了口氣,“一切平安就好,你不知道,我這去不了,心里可著急了,可秀梅這,她和她老婆婆又不對付,我也走不開。多虧了小曼了。”

    說了幾句話,高媽就帶著小曼進了里屋,因為是妹妹坐月子,高建軍沒有進去,而是坐在西屋等著。

    高秀梅剛喂完奶,剛成為母親的她,臉上還帶了稚嫩,但不像之前那樣渾身是刺,說話難聽,看到二嫂笑了笑,把孩子遞過去,“二嫂你也抱抱沾沾喜氣,來年給我二哥也生個大胖小子。”

    林小曼笑著接過孩子,卻沒接她的話,而是說:“要不是之前去幫你四哥看了幾天孩子,這么小的孩子讓我抱我還真不太敢。呀,這孩子真漂亮,真白凈,一點不像月科的孩子。”

    好話人人愛聽,她這么一說,高秀梅就樂得嘴都合不攏了。“是吧,我也覺得他長得好看。二嫂,你說他長得是不是像我?”

    林小曼認真的打量了幾眼,“是有點,看這眼睛,這鼻子,有點像。”

    高秀梅更高興了,“二嫂,我兒子和我四哥家那兩比,哪個更好看?”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