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科幻靈異 > 儒道諸天 > 第232章 學徒也有俸銀
    第二天早上,王蕓吃了早飯,背著藥箱出了回春堂醫館,向城西的劉府趕去。上午的講學,王蕓肯定聽不到了,只能回來以后拿趙五的筆記自學。有了不懂的問題,再請教先生。

    秦至庸在大堂里準備講學的時候,見趙五有點心不在焉,問道:“趙五,你有心事?”

    趙五站起身來,說道:“先生,其實可以讓我去劉府給劉相公看病。大師姐去,怕是有點不合適。”

    劉相公,六十多歲了,肥胖如豬,為富不仁,又非常好色。上個月,劉相公剛娶了第十二房小妾。

    據說,那個小妾才十三歲。

    王蕓雖然是城外普通農家的女子,但是經過八個月的修行和學習,氣質已經和普通的農家女孩完全不一樣。她到了劉府,劉相公見了她,怕是會起壞心思。

    坐在前排的一個小胖墩說道:“趙五師兄說得對。大師姐就不該去劉府。那個劉相公,我曾在街上見過他,是個很討厭的大胖子。”

    周圍的幾個孩童都笑出了聲來。

    小胖墩惱羞成怒地說道:“不許笑。你們都不許笑。”

    “哈哈……”一個小女孩說道,“九師兄,你自己就是個胖子,還說劉相公是個胖子。以后你就少吃點肉。”

    小胖墩來醫館的時候,還很瘦。可能是醫館里的伙食不錯,才過了大半年的時間,他就長了那么多的肉。

    秦至庸說道:“好了,大家都安靜。趙五,有些事情,是需要你們自己去面對。我做為你們的先生,能做的只是傳道解惑。王蕓的心境、醫術、身手,是你們當中最強。到了劉府,就算遇到什么特殊情況,她也能應付。我們要相信她。”

    秦至庸一直在給他們灌輸“自力更生”和“自強不息”的觀念。遇到了事情,首先想到的是自己解決,當竭盡全力都解決不了的時候,再想辦法尋求幫助。

    趙五點頭道:“先生的話,趙五記住了。”

    秦至庸讓趙五坐下,說道:“好了,閑話不多說,咱們正式上課。首先,還是講修身。我昨天給你們講到了養氣。孟子說,吾善養浩然之氣。善于養氣的人,都比較有智慧,活得非常恬淡。心正意誠,有大氣魄,大格局,就能養出浩然正氣。而養氣,其實就是養心和養命。”

    …………

    劉府的管家把王蕓領進了府邸。

    管家說道:“我家相公從昨天下午開始,就有點不舒服。我本以為今天秦先生會親自來,沒想到來為我家相公看病的居然是王蕓姑娘你。”

    王蕓笑著說道:“我家先生要給師弟師妹們講學。我作為回春堂的大師姐,自然就由我來為劉相公看病。”

    管家笑著說道:“王蕓姑娘你的醫術據說得到了秦先生的真傳。”

    王蕓謙虛道:“您過獎了。先生醫道通玄,我還未學到先生醫術的皮毛。”

    劉相公身體肥胖。

    王蕓見到劉相公的時候,那個剛被娶進門的十三歲小妾正在給他喂蓮子羹。

    真是窮奢極欲。

    管家說道:“相公,回春堂的王蕓姑娘來了。”

    王蕓微微行了一禮,說道:“王蕓見過劉老相公。”

    劉相公見到王蕓,眼睛一亮。

    王蕓的相貌和王語嫣比,有點差距,可也是百里挑一的清秀女孩子,比起劉相公的這個十三歲小妾要漂亮多了。

    王蕓給劉相公把脈的時候,劉相公居然想要對她動手動腳。

    王蕓給劉相公施了針,用針灸封住了他的穴位,讓他不能動彈。

    劉相公是得了一身“富貴病”,用現代的醫學術語來說,就是有高血壓高血脂等疾病。

    其實根本用不著用針灸,可是王蕓想要他吃點苦頭。

    給劉相公寫好了藥方,又從藥箱里拿出幾包“名貴”的藥材,王蕓說道:“劉相公,以后您可別再每天大魚大肉,要多吃點清淡的食物。最好是每天只吃一餐。我開的藥,有些珍品,可能有點貴。”

    王蕓收取了劉相公身上的銀針。

    劉相公的手腳終于可以動彈了。

    劉相公盯著王蕓,說道:“錢的事情,王蕓姑娘不用擔心。我劉府雖不是蘇州城首富,但也不缺銀子。說吧,需要多少診金?”

    王蕓一邊整理藥箱,一邊笑著說道:“三千兩。”

    管家和小妾都是一驚。

    開個藥方,拿幾包藥出來,就要賣三千兩銀子,太黑了吧?特別是那小妾,眼中更是帶著震撼,要知道劉相公娶她的時候,不過才花了六十兩銀子做聘禮而已。

    可是,令他們不解的是,劉相公居然毫不猶豫就答應了王蕓:“哈哈,不過是三千兩銀子。回春堂的醫術,值這個價。王蕓姑娘更值這個價。管家,去庫房給王蕓姑娘取銀子來。”

    王蕓拿著診金離開了劉府。

    劉相公說道:“管家,你去查一下王蕓姑娘的家境情況。然后你就代表劉府去向王蕓姑娘的爹娘下聘禮。王蕓姑娘不但相貌美麗,還醫術高超,我很喜歡。”

    劉老相公娶妾,就是這么粗暴,直接下聘禮便是。至于王蕓同不同意,那不是他考慮的問題。反正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親事根本不由王蕓自己做主。

    管家笑著說道:“相公放心,不用半天的時間,咱就能將王蕓姑娘的情況查清楚。恭喜相公,又要娶一房小妾。把王蕓姑娘娶進門,以后相公就不怕生病了。”

    劉相公哈哈一笑,身上的肥肉都在顫抖:“那是。那是。我可是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

    ………………

    王蕓回到醫館,秦至庸剛好講完了課,趙五他們各自在忙活。

    趙五見王蕓回來,連忙問道:“大師姐,那劉老相公沒有難為你吧?”

    王蕓臉上的表情一僵,說道:“沒事。我已經拿了他的三千兩銀子。”

    趙五冷聲道:“那個該死的劉胖子,還真是為難大師姐你了。要是我遇到他,一定要讓他好看。”

    趙五的性子還需要磨練,說得好聽點,是血氣方剛,有些匹夫之勇。說得不好聽,就是不夠穩重,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緒。

    王蕓就比趙五要穩重許多。

    “趙師弟,你可別沖動。”王蕓說道,“咱們身為醫者,什么樣的病人遇不到啊?對了,稍后你把先生今天早上講學的筆記借給我,我抄錄一下。”

    趙五點頭道:“是,大師姐。我現在就拿筆記給你。”

    …………

    有了王蕓從劉府帶回來的三千兩診金,醫館的經濟就寬裕了許多。秦至庸給王蕓和趙五他們每人定制了兩套衣服,還給他們發了月俸。

    王蕓他們到回春堂做學徒,已經八個月的時間。這是他們第一次拿到月俸。他們都不知道,原來做學徒,還有銀子可以拿。

    其他的醫館,想要進去做學徒,不但沒有月俸,還要給先生教昂貴的學費。

    王蕓和趙五拿到的月俸最多,分別是十兩銀子。他們二人掌握的知識最多,對回春堂的貢獻最大。因此拿到的銀子最多。

    其他的人,有的拿八兩銀子,七兩銀子不等。甚至幾個孩童,每人都拿到一兩銀子的“零花錢”。

    秦至庸是根據每個人對知識的掌握程度,修行進度,對醫館的貢獻等等,作為評判標準。通俗點說,就是按勞分配。

    他們拿到的月俸,和自身的綜合實力,絕對是成正比。

    拿到了月俸,秦至庸見孩子們都無心思做事,便笑著對說道:“你們啊,還是心性不定,養氣功夫還不夠。不過,這也不怪你們。我當年剛出學堂,拿到第一筆月俸,和你們一樣激動。既然你們心不在醫館,那我就放你們半天的假。各自回家吧,去看望你們的爹娘。”

    客棧里的店小二,每月也就二兩銀子左右的俸銀。他們手里的銀子,對于他們的家庭來說,是一筆非常大的收入。畢竟,來醫館做學徒的孩子,都是窮苦出身。

    王蕓和趙五帶頭向秦至庸恭敬行禮,感激道:“多謝先生。”

    秦至庸看了幾個孩童一眼,笑著說道:“你們幾個小子,可要把銀子收好。回去之后,把銀子交給你們爹娘,別在街上就胡亂花掉了。”

    幾個孩童連忙點頭,他們的小手里,都死死地攥著那一兩銀子,生怕手一攤開,銀子就飛了。

    王蕓說道:“先生放心,稍后我會先送小師弟他們回家。”

    秦至庸點了點頭。

    女孩子比較早熟。王蕓只比趙五大兩個月,可是為人處世比趙五老練不少。

    …………

    這天。

    慕容復帶著王語嫣、包不同、風波惡,再次來到回春堂醫館,正好遇見秦至庸在講學。

    王語嫣一下子就被秦至庸講的內容給吸引住了。

    秦至庸見慕容復和王語嫣他們進入醫館,并未停下講學,只是沖他們笑了笑,點頭示意,隨后繼續講課。

    慕容復正要上前說話,王語嫣拉住了他,輕聲說道:“表哥,咱們等秦先生講完。我對秦先生講的學問,很有興趣。”

    他們來的時候,秦至庸講解武術和修行,已經到了尾聲。王語嫣聽得不多,但是給了她很大的沖擊。

    接著,秦至庸講醫術,王語嫣也大多聽明白了。

    當得知秦至庸每天早上都會講學,王語嫣問道:“秦先生,明天早上我想來醫館聽您講學。不知可否?”

    秦至庸笑著說道:“王姑娘愿意來聽秦某講學,是秦某的榮幸。咱們回春堂醫館歡迎之至。”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