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網游競技 > 蠻荒大紀 > 第379章 不解
    山洞內火光閃動,江小白和楚風坐在火堆旁,靜坐無言。

    楚靈兒許是因為這一路上見到了太多新奇的事物,再加上江小白白天講的那些離奇的事情,就像是聽故事一樣睡著了。

    “我原本是沒有打算讓你們來東大陸的。”

    江小白率先開口,打破了寧靜的氛圍,因為他自己也不確定自己這樣做是不是對的。

    楚風眉頭一挑,道:“你這是什么話,我們在一起才是兄弟,就算有再大的風險,我們也應該一起扛,你不知道自從你離開之后,這丫頭就像瘋了一樣。”

    楚風很心疼的看著自己的妹妹,他從來沒有見到過楚靈兒那般辛苦的修煉源力。

    只是,沒有修煉源力的法訣,任她怎么樣修煉都是徒勞的。

    可是,明明知道是這個樣子,可是楚靈兒卻依舊不放棄,一年的時間,楚風親眼看著自己的妹妹這樣修煉,雖然楚靈兒如今的實力只在黃級,但是這卻是她一年的苦修。

    江小白苦笑著,道:“當初離開的時候,沒有告訴她,她肯定是在記恨我。”

    江家派人來抓江小白,若是江小白不離開的話,楚風兄妹絕對會被抓走的,也只有江小白離開之后,他們才會獲得暫時的安全。

    當然,這也是江小白的一廂情愿。

    今天楚風也是將江小白離開一年內發生在他們身上的事情都告訴了江小白。

    “這東大陸上不也沒有大妖境的存在嗎?”

    楚風道:“那可比西大陸好太多了,在西大陸上,隨便一個地方都有可能遇到什么大妖境的存在,這幾日那廊城外面就有好多大妖境的野獸存在。”

    廊城被獸潮攻擊,這個江小白沒有想到。

    “只要沒有大妖境的異界生命,那么以你的本事,我覺得沒有什么可以難得住你。”

    這是楚風對江小白莫名的信任。

    從小到大,楚風都對江小白有這種感覺,無論是再困難的事情,只要有江小白在,就沒有什么解決不了的。

    江小白道:“事情可沒有你想的那么樂觀,這些異界生命可沒有一個是好對付的。”

    “可是我聽外面那頭黑猴子說,你不是殺了兩個異界生命了嗎?”

     楚風倒是從黒猿莫巴斯的口中得知了一些事情,那異界生命再如何強大,江小白還是親手殺了兩個,這也就說明了那異界生命也不是無敵的存在。

    江小白看了一眼外面,道:“它們并不知道,擊殺那異界生命,我耗費了多少的精神力。”

    楚風忽然想到一個問題,問道:“你的莫斯病毒……”

    “暫時還好,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發作了。”

    江小白撒謊了,在為了讀取幽靈蘭的記憶的時候,他便是發作了一次,而且那次的嚴重程度要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高的多。

    那種痛苦的感覺,簡直就是讓人生不如死。

    楚風小聲道:“那是不是就證明你的身體已經痊愈了?”

     “還沒有。”

    若是江小白回答差不多,那么楚風一定會知道他在欺騙自己。

    莫斯病毒即便是在五大城內,也是無藥可救的。

    除了延緩生命之外,根本沒有其他的方法可以救治,除非這個世界上有奇跡的發生。

    楚風臉上有些擔憂,道:“沒事,說不定這東大陸上就有什么方法能夠幫助你解決莫斯病毒也說不定。”

    西大陸上沒有人完成的事情,并不代表其他人也同樣沒有辦法。

    之前楚風可從未聽說過還有異界生命,如今這異界生命就生活在他們身邊,這也沒有什么新奇的事情。

    江小白道:“算了,我也不想這么多了,只要我在一天,你們就能夠安全一天。”

    山洞外,黒猿莫巴斯正趴在火蜥身邊,它身上的傷倒是沒有多少,但是那金色的火焰卻是將它一身的毛發全部都燒焦了,現在的黒猿看上去非常的狼狽不堪。

    “喂,蜥蜴我問你一件事情。”

    火蜥瓊斯閉著眼睛,好似沒有聽到黒猿的話一般,沒有絲毫的動作。

    黒猿知道火蜥沒有入睡,便是繼續說道:“你也是火系獸族,那只山貓身上可有什么火屬性的高階血脈?”

    火蜥瓊斯沒有理會黒猿,這就惹來了黒猿的攪擾。

    “我跟你說話呢。”

    火蜥瓊斯慢吞吞的說道:“你不是自詡自己的血脈比我高嗎,你自己難道感受不到?”

    “廢話,我要是能夠感受到還用問你?”

    這才是黒猿莫巴斯最為不解的地方,若是血脈之力在它之上,那么被赤鬼壓制,這黒猿倒是也不覺得丟臉,可是,這赤鬼的血脈明明只是山貓的血脈,但是那火焰的威力卻是黒猿聞所未聞。

    “尋常山貓可不會有那種源術。”

    黒猿莫巴斯很清楚,在源術之上,便是源脈術,但是能夠悟出源脈術的,沒有一個不是血脈之力極高的大妖境層次的野獸。

    即便是現如今的獸族圣地內的妖龍,它也不例外。

    黒猿一族可是也輝煌過的,自然知道這些。

    火蜥瓊斯道:“你也別小瞧了那山貓,這獸族圣地內不就有一族不是依靠血脈之力進入圣地的?”

    但凡是進入獸族圣地,便是需要依靠強大的實力。

    而獸族更重視的便是血脈之力,但是事無絕對,獸族圣地內便是有一族不是依靠血脈之力進入的。

    黒猿莫巴斯當即一愣,隨后道:“你也知道那一族的事情?”

    尋常獸族是不可能知道關于獸族圣地內的事情的,而這火蜥瓊斯竟然知道那獸族圣地內最為特殊的一族,倒是讓黒猿莫巴斯感到十分的意外。

    火蜥瓊斯道:“你少看不起人。”

    獸族圣地的事情,只有一些高階的野獸才有資格知曉。

    要不然,便是只能是一些來自于血脈中的信息,但是這種高階的野獸可是極為少見,也只有在獸族內有傳說而已。

    如今的獸族圣地內的傳承,便都是依靠口耳相傳,而那種來自于血脈之中傳承的獸族已經是極為少見了。

    “我也只是聽說過一些,但是這個種族太過神秘,據說獸族圣地內也沒有它們的消息了。”

    黒猿莫巴斯也只是聽聞過,但是如今獸族圣地內早已是沒有了這一族的消息。

    火蜥瓊斯道:“這倒是,若是有它們在,這西大陸早早就成為我們獸族的天下了,哪里還會有人類的生存之地。”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