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仙帝歸來當奶爸 > 第八百七十八章 給你機會,向我解釋吧!
 “什么?”

夏凝嵐眉頭微微一皺。

一個學生模樣的年輕人,騎著飛快的電單車,把楚雨諾給帶到這附近來的?

正常來說,電單車的聲音雖然不怎么大,但是一個普通人接近到自己的后方,夏凝嵐這樣的人仙級強者不可能發覺不了。

但是,楚雨諾一個小女孩,還不是“悄無聲息”出現在她身后,直到喊她“麻麻”,她才有所發覺?

既然楚雨諾能夠做到,那個騎著電單車的年輕人也能做到,自然也是正常的。

只能說——是夏凝嵐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了楚陽的身上。

沒有刻意去注意自己后方。

另外,最最主要的一個原因,還是之前吞噬者倫恩把她體內的真氣力量幾乎全部吸走,到現在還沒有恢復十分之一。

在這種情形之下,讓她感知能力和警惕性大幅下降。

也唯有這種解釋了。

“麻麻!”

正當夏凝嵐想著這些的同時,面前小蘿莉仰頭看了她一眼。

兩只小手緊緊抱住她的雙腿。

把小腦袋埋了進來,輕輕摩挲。

夏凝嵐已經有些無語了。

“諾諾乖,阿姨說過,如果諾諾的爸爸死掉了的話,阿姨就做諾諾的媽媽。”

“但是諾諾的爸爸沒有死掉啊,諾諾還是有爸爸可以照顧的啊,所以阿姨不能做諾諾的媽媽,明白了么?”

輕輕撫摸楚雨諾的額頭,夏凝嵐輕聲解釋說道。

那邊楚陽微微一愣。

顯然,他已經知道,之前的時候,夏凝嵐跟楚雨諾說好,如果楚陽死在倫恩手上,夏凝嵐就當楚雨諾的媽媽,照顧楚雨諾。

只不過——不知道這是小蘿莉提出的要求,還是夏凝嵐主動提出的。

現在楚陽未死,這個承諾自然不作數。

小蘿莉抬頭,大眼睛忽閃忽閃眨了幾下。

“那粑粑為什么沒有死呢?”

她滿臉疑惑,用脆生生的聲音小聲嘟囔。

夏凝嵐無語。

楚陽臉都有些發黑。

敢情小蘿莉為了能夠和自己麻麻正式相認,連自己老爸的死活都不管了……“諾諾,爸爸不是說過,會永遠保護諾諾的么?

而如果爸爸死掉了的話,就不能保護諾諾了啊。”

楚陽開口,向楚雨諾解釋說道。

“所以,爸爸不能死。”

“而現在,諾諾也不能叫凝嵐阿姨‘媽媽’!知道么!”

楚陽叮囑說道。

“嗯……好吧!”

楚雨諾歪著腦袋想了一下,還是略顯失落的點頭。

“楚陽!”

而此時,夏凝嵐回過神來,正色看向楚陽。

“諾諾基本上每次見我,都想叫我媽媽,可見在她的生命之中,對于母愛是何等的缺失。

現在作為一個普通朋友,我要鄭重勸告你,最好正視一下你的個人感情問題。

不能再向現在這樣,流連花叢之中,做一個游戲浪子!”

夏凝嵐沉聲鄭重說道。

“如果你還能找回諾諾的親生母親,挽回她的心的話,那么,就立刻去做!”

“如果沒有機會了的話,也要學會向前看,再找一個合適的女人,組建一個完整的家庭,對諾諾也是一種交代,對你自己的人生,也是一種交代!”

“諾諾這么乖,我相信,無論是你再找什么樣的伴侶,只要她善良,應該都可以接受諾諾!”

夏凝嵐正色說道。

若在以前,夏凝嵐眼中,楚陽只是一個有過幾面之緣的熟人。

她根本懶得和楚陽說這些。

但現在……她至少知道,楚陽除了是感情渣滓之外,人品還算不錯。

危險時刻甚至敢于犧牲自己,絲毫不恐懼不退縮,可以說楚陽的個人品德已經算得上是“高尚”了。

他還算有可取之處。

更何況他畢竟算是救了夏凝嵐。

所以,夏凝嵐也當他是朋友。

正因為如此,才真心勸告楚陽。

“多謝!”

楚陽看了夏凝嵐一眼,正色點頭。

“其實……這段時間,我一直在想辦法緩和和她之間的關系。”

“只不過,我們之間,還有些誤解……”楚陽說道。

“你和諾諾的母親么?”

夏凝嵐微微皺眉。

“什么誤解,不能攤開了說?

不能解釋清楚?”

夏凝嵐說道。

“這個……”楚陽想了一下。

“凝嵐小姐,比方說,你覺得我是一個什么樣的?

盡管說實話就可以,無需遮掩。”

楚陽向夏凝嵐問道。

“科學造詣上,已經達到世界最頂級。

人品道德方面,也算是不錯,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以前是軍中之人?

應該是接受軍中的教育,所以才有這種人品吧?”

夏凝嵐說道。

之前海大生命科學院的胡老,也猜測楚陽來自華夏軍中。

夏凝嵐現在也是如此判斷。

畢竟,之前用槍械轟殺倫恩,楚陽展現出了強大的槍械操控能力,這是普通人根本無法達到的階層。

唯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楚陽來自華夏軍中,曾接觸過這些槍械。

“嗯,算是吧。”

楚陽輕輕點頭,也不否認。

“不過,在個人感情方面,不得不說,你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渣滓!”

下一刻,夏凝嵐臉色微微一凝,瞥了楚陽一眼,正色說道。

楚陽苦笑。

“好吧!”

“如果我說我不是一個流連花叢的感情渣滓,你會不會相信。”

楚陽摸了摸鼻子,口中問道。

“不可能!”

夏凝嵐直接搖頭。

“事實上,她也如你這般,不相信我……”楚陽苦笑說道。

“呵!”

夏凝嵐冷笑一聲。

“誤解么?

在我看來,根本談不上誤解,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為!”

夏凝嵐對楚陽十分不屑。

“退一萬步講,即便是我們誤解了你,也說明,你在感情方面,很拎不清!是你咎由自取!如果你自己注意一點,少和那些女人走的太近,我相信,絕對不會有人去誤解你!”

夏凝嵐冷冷說道。

“其實……這些事情,只要我稍稍解釋,都能說清。

只不過……我無法向她解釋。”

楚陽輕嘆,微微搖頭。

“都能解釋么?”

夏凝嵐看了楚陽一眼。

“如果你說向她無法解釋的話,或許有你苦衷。”

“你向她解釋不了,但我作為一個局外人,你向我總能解釋得清吧?”

“現在,我給你機會,向我解釋!”

“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個真正的感情渣滓!”

夏凝嵐沉聲正色說道。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