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反派駕臨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孟師弟,我信你!(二更)
        “什么是寄生魂種?”

    秋白月表情更加凝重起來。

    不知不覺,在這種緊張而神秘的氣氛下,他已經完全相信了孟寒。

    而面對師兄的詢問,忠厚老實的孟寒,自然是知無不言。

    “寄生魂種,是一種禁術,是超級強者在臨死前,從自己的魂魄上取出部分,凝聚出一道道魂種,散播出去,在天地間飄蕩。”

    “這些魂種無形無相,在天地間不斷飄蕩,直到找到契合的靈魂,就會附著上去。”

    “然后這魂種會潛移默化地影響這個人,讓這個人最終走到那位強者殘魂所在的地方,然后……他會和這位強者殘魂相遇。”

    “相遇了會怎么樣?”秋白月深吸一口氣,沉聲問道。

    孟寒看向他,聲音低沉:“強者的殘魂,會吞噬掉被魂種寄生的人,然后融合他的魂魄,借助他的身體重生。”

    “而這樣的重生,比奪舍更加完美,那道殘魂不僅重新得到合適的身體,連殘缺的靈魂也能補全,相當于脫胎換骨……”

    孟寒說完后,似乎還有回音在回蕩著著,充滿著陰森恐怖的氣氛。

    “這……這……”

    即便是秋白月心智堅韌,此時也心跳加快,有些毛骨悚然。

    “鏘!”

    但下一刻,一把冰冷的長劍出鞘,架在了孟寒的脖子上。

    秋白月身上鋒芒畢露,一雙眼睛冷冷盯著孟寒:“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危言聳聽呢?”

    他終究是天驕之輩。

    就算是心中害怕,也不可能完全被人牽著鼻子走,該懷疑的還是會懷疑的!

    “秋師兄,你!”

    感受著脖子上的劍,孟寒身體一顫,然后震驚、失望、憤懣地看向秋白月:“想不到你是這樣的人!我擔心你的安危,一路追過來,剛才還從那怪物口中救下你,你竟然懷疑我!”

    嘩!

    他一咬牙,脖子往劍鋒上移動一點,皮膚劃破,滲出一絲血跡。

    “就當我有眼無珠,看錯了你!動手吧,今天就算被你殺死在這里,我也無話可說了!”

    他表情倔強,毫無畏懼之色,似乎將生死拋諸腦后,隨時準備慷慨就義。

    我孟寒光明磊落一生,豈能承受如此侮辱?

    不蒸饅頭蒸包子!

    “這……”

    秋白月看到孟寒豁出去的表情,心中猶豫了,他突然發現,自己似乎真的誤會這位師弟了。

    因為也能感受到,孟寒真的放下了一切防御,他頃刻間就能取走其性命。

    要是一個別有用心的人,恐怕就算打不過他,也會反抗的吧。

    漸漸的,他放下了手中的劍,臉上露出一抹歉意:“孟寒師弟……師兄……誤會你了!”

    以他的驕傲性格,實在說不出什么道歉的話來,最終只能憋出這一句。

    “誤會嗎?”

    孟寒看了他一眼,臉上的憤怒消失了,冷漠道:“不管秋師兄怎么看,我算是看明白了,像師兄這樣的人物……師弟高攀不起!”

    說完,他轉身朝著遠方走去。

    毅然決然。

    沒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孟師弟!”

    秋白月叫了一聲,心中越發過意不去,怎么說孟寒之前也救了他,他卻這樣對人家。

    有點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他想要追過去。

    然而就在這時,足足七八道巨大的食人花從石壁中沖出,從四面八方吞噬而來。

    “給我滅!”

    秋白月低吼一聲,手中長劍掃出,頓時,一道璀璨的弧度橫跨數百米,將這幾頭食人花都囊括進去。

    “砰砰砰!”

    在這無堅不摧的劍氣下,這些食人花轟然炸開,然后化作金光消失不見。

    “怎么回事!”

    而這巨大的動靜,讓“負氣離開”的孟寒猛然回過頭來,滿臉震驚。

    “區區一群怪物而已,之前要不是被那股神秘的聲音影響,它們也配偷襲我?”秋白月長劍斜指地面,一股凌然傲氣彌漫而出。

    他似乎想在師弟面前挽回自己的形象。

    “小心!!”

    然而,孟寒只叫了這么一聲,然后迅速沖了過來,快到不可思議。

    他似乎要推開秋白月。

    “別過來!”

    而秋白月也感覺到了危險,大吼一聲,就朝著孟寒那邊飛沖去。

    他們都想要推開對方。

    然而,就在兩道身影交匯的時候,一道龐大的黑影從天而降……

    一鍋端。

    “喀嚓!”

    大嘴閉合的聲音響起,一道直徑上百米的巨型食人花,搖頭晃腦地縮回了石壁之中。

    …………

    這是一片鳥語花香的世界。

    放眼看去,藍天白云。

    一望無際的蒼翠林海,一直延伸到天邊,而視線的盡頭,一片蔚藍。

    水天相接。

    這種畫面,簡直讓人心醉。

    “這……這是哪里?”

    “這難道是,秘境空間?”

    兩道身影站在林海間的一座山崖邊,望著下方的蒼茫大地,滿臉的茫然之色。

    赫然是秋白月和孟寒。

    其實孟寒一點也不懵逼,但是他得裝作很懵逼。

    “看來那食人花不是怪物,而是一種傳送通道。”秋白月眼神恍惚,有著劫后余生之感。

    “嗯。”孟寒點點頭。

    “你剛才不是走了嗎,為什么還有沖回來?”秋白月看著孟寒,眼中露出一抹柔和。

    剛才那一刻,他都差點嚇尿了,然而孟寒還敢沖過來救他。

    “畢竟是同門師兄弟,我也不能見死不救。”孟寒無奈地搖搖頭:“雖然你這位秋師兄我高攀不起,但我得對得起自己的良心。”

    “什么高攀不高攀的!”秋白月苦笑一聲,笑罵道:“你就不要再取笑我了,之前是我不對,以后你就是我秋白月的朋友。”

    “那可真好。”孟寒興致缺缺地笑了笑,有氣無力地說道:“可惜你快要完蛋了啊……”

    “嗯?此話怎講?”秋白月眉頭一皺。

    孟寒背對著他,看向周圍的林海和天邊,低聲嘆息道:“我們都進入這個空間里,你說呢?你很快就要被吞噬了……”

    “這……難道是真的?!”秋白月呼吸陡然急促,有些喘不過氣來。

    “難道你以為我在開玩笑嗎?”孟寒回過頭,無奈地看著他:“相信很快,你的腦海中會響起那種召喚之音,把你帶到那殘魂身邊……”

    “有沒有解決的方法?”

    秋白月眼神凝重地看向孟寒,他沒有自亂陣腳,但語氣很沉重。

    因為,腦海中的聲音,似乎在漸漸響起了……

    “你信我嗎?”

    孟寒認真地看著他,眼神執著。

    “信!”

    秋白月堅定地點點頭。

    “好,那我告訴你,等下你見到那殘魂后,他會告訴你,你是他的轉世,甚至還會做出各種證明,甚至給你灌輸一些身臨其境的記憶,然后告訴你,你就是他,他就是你……”

    孟寒深吸一口氣,壓抑道:“而他告訴你這些,就是要你自愿和他融合,一旦你信了他……你的一切,就是他的了。”

    “我要怎么做?”秋白月沉聲道。

    “將計就計!”孟寒眼眸閃爍一絲鋒芒:“我在古書上看到,想要破除魂種之法,只能依靠自身的堅定意志……你先假裝被他蠱惑,同意和他融合,然后在融合的關鍵時刻反悔!”

    “在靈魂融合的那一刻,你們的靈魂之力會同化,他沒辦法攻擊你,而你有身體作為依托,便是一種天然的優勢,只要你意志堅定,你就能耗死他!”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