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兵王棄少 > 第六卷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落花人獨立
 門口兩位身著道場服的年輕男人在守著,看到凌飛時眉頭一皺:“來者何人?”

        凌飛道:“我找九條凜。”

        “找我們小姐?

不好意思,她不在,外出了。”

右邊那位隨口道。

        這肯定是托詞,都不用想。

剛和凌飛商量好的,怎么可能立刻就出去,就算出去也會和自己提前說的。

        “是她邀請我的,你回去問問就知道。”

凌飛直接道。

        “唔?”

兩人對視一眼。

左邊那位道,“請稍等。

“        左邊那位跑入屋內,另一位還是警惕看著凌飛。

凌飛倒也不在意,在門外往門內打量,里面庭院深深,繁花似錦。

粉色的櫻花翩然落下,美麗而浪漫。

滿地花瓣,將這一條路點綴上一股絕美的味道。

        等了許久,里面傳來腳步聲,聽聲音也能知道不是一人。

凌飛心中暗道,來了!        果不其然,穿著道場服的九條凜顯于眼前。

她腰間依舊是那柄名刀秋水,額頭滿是密汗,看來她方才在訓練。

腳下木履踏踏作響,在櫻花樹下停下腳步,望著凌飛滿目欣喜。

        真的,好久沒見他了!好想,好想他……        九條凜立于櫻花樹下望著凌飛,他還是那股淡淡然視天下于無物的氣質,泰山崩于前也面不改色。

只是這股氣質中又多了幾分放蕩不羈,還有幾分說不清的威嚴壓迫。

九條凜家的劍道在乎勢,九條凜對于勢的研究很深,勢說白了也就是氣質,凌飛身上的氣質稍微的變化她都能感受得出來。

        望著凌飛,九條凜不自覺牽起嘴角,露出絕美的笑。

        凌飛也望著九條凜,上一次見她是在申城的比武場上。

那時的她鋒芒畢露,若她手中秋水一般凌厲。

現在的九條凜身著身著道場服立于櫻花中,翩然而落的櫻花讓她多了幾分柔美。

        呼——        這時,恰巧一陣清風拂過。

櫻花隨風飄落,繽紛櫻花迎風而舞,九條凜的秀發隨之紛舞。

漫天櫻花舞動,她的長發飄揚。

她笑如櫻花,美得不可方物。

落花人獨立,秀發風中舞,此景美哉,可堪入畫。

        “你,來啦。”

九條凜輕輕喚道。

        “來了。”

凌飛微微一笑,踏步走入房內,這下保鏢不再攔著,看到九條凜的笑容他哪還不知道兩人認識。

要知道,大小姐很少笑的,可是,看到這個男人她就笑!保鏢心中也在好奇,這個男人,是誰?

        走到九條凜身旁,紛紛而落的櫻花落在凌飛肩上,二人于櫻花紛舞中雙雙而笑。

旁邊的保鏢看呆了,雖然他是男人,可也不得不承認凌飛很帥,九條凜的美麗自然不必多提,櫻花落下,讓沐浴櫻花的兩人宛若璧人。

        “我們進去。”

九條凜道。

        凌飛頷首。

        踏過落英繽紛的石徑,邁過流水叮咚的木橋,穿過古色古香的庭院,在走廊中漫步。

        “你家環境很不錯。”

凌飛左右而視,笑著道。

        九條凜微微揚起嘴角:“我也這么認為。”

        “現在劍道修煉得怎么樣?

要不要我再指點你一下?”

凌飛笑問道。

        九條凜回眸,眼眸變得凌厲:“這一次,你不會輕松贏過我!”

        凌飛笑了起來:“好,待會兒試試看,我想看看你的長進。”

        “請期待!”

九條凜眼中充滿戰意。

        “哈哈,好。”

        跟著九條凜轉了一圈又一圈,凌飛不由問道:“我們去哪?”

        九條凜一頓,耳根處微微發燙,螓首都不敢扭過來,輕聲道:“我爺爺要見你。”

        剛剛九條一心和凌飛通完電話后就很生氣,說凌飛太狂妄,要好好教訓一下他。

還說,如果這就想當他的孫女婿,決不允許!        孫女婿,這三個字讓九條凜心里很是怪異,有些甜蜜,還有些緊張,又有些不安。

凌飛的態度她始終不明白,可能凌飛真的不是很在意自己吧……        “哦?

倒是要討教一下前輩。”

凌飛眸光一凝,他出道之時就聽過九條一心的名號。

當年便稱東櫻最強劍士,后來來了華國,劍挑各大高手。

擊敗無數門派、武道世家高手,一時風頭無倆。

可最終還是敗了,敗在一位堪稱妖孽的高手手中。

至此九條一心回歸東櫻,閉門不出,封劍不戰,沒人再見過他出手。

        至于那位妖孽,凌飛聽聞,莫問天是他的徒弟,兒時有跟著他學習……        九條一心封劍多年,如今實力如何沒人知道。

但是,隨著年紀的增長,人的體力下降,戰力定然不如年輕之時。

這一點讓凌飛有些遺憾,不能和東櫻最強者對戰。

        九條凜想了想:“恐怕不成呢,爺爺早就不出手了。”

        兩人饒了一圈,終于在中間一個庭院停下。

九條凜的家很大,好似多個庭院組在一起,這里應該是中間位置。

        這個庭院構造和進門的那個很相似,卻又有許多細節處的不同,空間也是更大,足以讓人在櫻花樹下練劍。

        “就是這里。”

九條凜道,她先一步往里走,“爺爺,凌飛來了!”

        九條凜走到門口,推拉門被推開,一位老態龍鐘的老人盤坐于門扉后,凌厲的眼神讓人難以忽略。

他遙目而視凌飛,凌飛也在看他,視線于空中交匯。

仿佛有電光閃爍,兩人于無聲中進行交鋒。

        突然,老人手扶于腰間,凌飛后退半步。

老人眼前一亮,嘴角微微牽起。

        “反應夠快。”

        “老當益壯。”

凌飛道。

        九條凜一愣,怎么了?

        “僅僅是反應遠遠不夠娶我孫女。”

老人淡漠道,“實戰才是一切。”

        老人言罷屋檐之上十數道身影落下,手持武士刀,個個身著藍白相間的道場服。

        “爺爺,您干什么,他是我的朋友。”

九條凜忙道。

        老人盯著凌飛看也沒看九條凜:“既然他是來比武招親,若是第一關都過不了,憑什么娶你?”

        “可是,您派的是十三近衛,未免太過了!”

九條凜不服氣,十三近衛每個都是宗師境界的高手,并且擅長合擊之道,十三人宛若一體,纏都能纏死凌飛!    “那就是他實力不濟!”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