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筆趣閣 > 都市言情 > 女總裁的逍遙高手 > 第一千三百三十二章 為什么?
 戴詩雅能夠提前感知危險,能夠躲避狙擊手的槍擊?

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而且這樣的敏銳感知,現場站著的六位仲裁長恐怕都做不到,唯一能做到的也就是東方雄獅了,這到底是為什么?

此時,沒有人注意到,一道倩影正迅速從樹林中迅速穿梭…當看到眾人的目光之后,戴詩雅的臉上則流露出無奈之色,同時略帶歉意道:“非常抱歉凱文,有些事沒有告訴你,但這并不妨礙我的誠意,畢竟我……小心……”戴詩雅正要給自己解釋,可是她的瞳孔卻突然一縮,接著便驚呼出來!凱文心中大駭,沒有絲毫猶豫,身體本能的朝前撲去,接著一道犀利的劍芒從他背后劃過,直接將他身上的衣服挑開,皮肉外翻鮮血直流…凱文怒了,他覺得自己今天實在是太憋屈了,根本沒想到先后被兩顆子彈襲擊,然后又被這樣一把長劍刺傷…若不是戴詩雅,我……算了,不提她…他覺得自己這次出來實在是太悲催了。

與此同時,東方雄獅的身影快速掠了過去,這一刻幾乎沒有人能看清他的動作,似乎他一直都在旁邊一般,單手猛然一甩,那一掌竟然拍向繼續刺劍的女子…這個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松島櫻子!面對東方雄獅那排山倒海的一掌,她沒有猶豫,迅速收劍,并且快速后退,她可不認為自己能夠在單打獨斗方面勝過這個老家伙,至于陳棟也趁此機會恢復了不少,直接從地上一躍而起,一掌避開了那名仲裁長朝著另一個方向逃竄過去…“想逃?

沒門!”

已經暴露自己實力的戴詩雅干脆也不再隱瞞,眼見松島櫻子和陳棟都準備逃,她二話不說,直接朝自己最近的松島櫻子追了上去…她的速度似乎快了那么一點,直接橫在路中央攔住了松島櫻子的去路,兩大高手,一前一后就這么堵住了她的去路。

也就在這緊要時刻,一道刺目的光芒直接射了進來,哪怕現在是黃昏,可那光芒依舊顯得異常刺目。

緊接著,就在眾人驚訝的目光中,一輛保時捷快速沖來,目標正是攔住松島櫻子的戴詩雅…饒是戴詩雅的身手不錯,可是面對疾馳而來的汽車也只能下意識的朝著旁邊躲閃,而松島櫻子卻趁機直接沖進叢林之中,至于那輛保時捷,卻在原地來了一個一百八十度漂移,接著油門一踩直接追向陳棟…“快走!”

陳棟跑了沒多遠,也就眨眼間的功夫就已經追上,陳棟聽到這聲音有些熟悉,也沒多想直接一跳,直接從車窗跳了進去…直到這個時候,陳棟才發現里面接自己的竟然是賭神的女兒麗莎,不過此刻的他來不及多想,嚴重的傷勢已經讓他沒有辦法在多說話,現在唯一的想法就是希望能夠逃出生天!這一切實在是發生的太快了,快到讓東方雄獅這樣的強者都沒反應過來,為了襲殺陳棟,他們可是做足了準備,更是派人嚴密監視有可能支援陳棟的高手,可是誰也沒想到已經受到重創,生死不知的松島櫻子會在這個時候出現。

這才過去多長時間,她就算沒死,可也不至于全部恢復吧?

還有,剛剛射出的那一槍又是誰?

難道是葉飛身邊的那個人?

只是查卡夫那個大塊頭都沒出現,他怎么可能來?

若他真的來了,那之前約里襲擊葉飛的時候,為什么一直都沒出現?

也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保時捷已經絕塵而去,至于松島櫻子也已經深入叢林,失去蹤影!“阿洛斯,你特么的不把那輛車給我攔下來,就等著被群毆!”

東方雄獅那張老臉實在是氣得不輕,這么多人出動,竟然還被人給跑了,這也就算了,這個阿洛斯號稱狙擊之神,可特么的連反狙擊檢查都不懂嗎?

竟然讓對方的狙擊手差點殺了凱文,沒錯就是差點,若不是戴詩雅,凱文現在都可能死了,這樣一個狙擊手隱藏在暗中,他竟然沒殺死,如今還跑來這樣一輛跑車?

他是干什么吃的?

還有之前就派出去的克羅斯,本來讓他提前走就是為了預警,防止有人從這條路追上了,可現在竟然從哪兒沖過來一輛保時捷?

而且開車的還是一個二十歲不到的少女?

你特么的能吃翔嗎?

現在他們的人還死了一個,若是讓陳棟逃了,他們就真的可以集體抹脖子了。

此時,正潛伏在叢林中,好不容易捕捉到唐瀟藏匿點的阿洛斯正準備開槍襲殺,可驟然間阿洛斯便忍不住大聲嘶吼起來,同時不斷的咒罵著,卻不得不放棄,然后將槍口對準了那條荒無人際的公路…畢竟,他們這次的主要目標就是陳棟,若真讓這家伙逃了,就算沒人懲罰他們,可是這面子上過不去了,現在已經死人了…特別是想到這次一起跟來的那個老東西,他更是忍不住打了個寒顫,而瞄準儀內已經出現了那輛保時捷,只是因為車速太快,想要從這個角度擊中目標,難度實在是太大了…眼看著保時捷將超出有效射程,阿洛斯毫不猶豫直接扣動扳機,若是超出有效射程,那么他將徹底失去機會,所以已經沒有等待的時間…“砰!”

一聲沉悶的槍響,一顆狙擊彈破膛而出,幾乎瞬間就已經來到保時捷車前,就在這時,駕駛著保時捷的麗莎正準備轉彎,車身剛剛偏移一點,然后她的肩頭便爆出一團血花,右手瞬間失去知覺,剛剛轉到一半的車子直接撞向路邊的護欄…“砰!”

保時捷狠狠的撞在護欄上,并以及快速的速度沖出路面…要知道,護欄旁邊不足兩米的位置,可是數百米的深淵,此時因為沒有任何阻攔,車子便如巨石一般直接朝著懸崖下面墜落…“呼…呼…”風聲,不斷的刮過,同時還有一些碎石敲擊的聲音,陳棟艱難的睜眼看向旁邊被狙擊槍打穿了的肩頭,在看著眼前的麗莎,很是不解的問道:“為什么?”

他這句,問的當然是你為什么來救我…陳棟,是真的不清楚… 
分分彩5星漏洞怎么搞